<mark id="p9tj7"></mark>

    <p id="p9tj7"><nobr id="p9tj7"></nobr></p><font id="p9tj7"></font>
    <meter id="p9tj7"><noframes id="p9tj7"><b id="p9tj7"></b>

    <nobr id="p9tj7"><listing id="p9tj7"></listing></nobr>

                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天道莫測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     “執迷不悟……”古或今見狀,只是淡淡一笑。

                    說罷,他雙手一擎,兩道金色光波從其掌心不斷狂涌而出,朝著高空狂涌而去。

                    那團巨大的混沌漩渦頓時被金光攪動,里面涌出的灰光越發強大,朝著李元究等人不斷壓迫了過去。

                    小瓶上的五色光芒立即被全面壓制,不斷縮小起來,宛如黑夜中的一點螢火。

                    “糟了,頂不住了……”夢婆一聲驚呼,眾人被逼得連連后退。

                    李元究也忍不住嘆息一聲,自己的辛苦準備,終究還是不敵古或今的深遠籌謀。

                    就在這時,異變陡生。

                    只見高空之中,古或今的身后虛空內,忽然一陣空間漣漪波動,從中浮現出一個巨大的銀色符紋,緊接著便有一座銀色的虛光大門驀地打了開來。

                    古或今瞬間便有所感應,眉頭一皺,收回一只手掌,朝著身后猛然拍去。

                    其掌心中金色光芒暴漲,化作九條金色蛟龍,猛然沖向那座大門。

                    在那道銀色光門之中,也忽然涌起一片暗紅光芒,如潮水一般狂涌而出,瞬間與那九條金龍沖撞在了一起。

                    “轟隆”一聲爆鳴!

                    那道銀色光門轟然炸裂,虛空之中只留下一個巨大的黑色空洞,久久不見消逝。

                    幾乎同一時間,古或今身前身后分別閃現出一道人影,一個握拳一個遞掌,朝著他打了過來。

                    古或今避無可避,身上金光暴漲,周身之外一道如同法相般的金光人影,驟然浮現而出,籠罩住了他的身形,替他承受了這前后夾擊。

                    只聽“轟”的一聲爆鳴!

                    那金光人影猛地炸裂開來,從中蕩漾開來一圈巨大無比的金色云環,朝著四周擴張沖擊而去,直接將那偷襲的兩人,逼退到了百萬里之外。

                    金色云環逐漸消散開來,漫天云氣化作星星點點的金光消失不見,古或今的身影從中顯現而出,胸口處劇烈起伏著,嘴角掛著一絲血跡,竟是受了傷。

                    “居然是你們……”古或今一手保持著催動大陣的姿勢,一手抹去嘴角血跡,緩緩說道。

                    李元究等人只覺得壓力頓時一松,也忙紛紛朝著那突兀出現的兩人望了過去。

                    這一看,眾人竟是紛紛露出震驚之色。

                    只見那里的兩人不是別人,赫然正是之前已經被古或今抹殺掉了的魔主和輪回殿主。

                    他們二人身上,各自籠罩著一層光芒,竟是能夠抵擋這大陣的侵蝕,身上并未有法則之力外溢而出。

                    “看來古道友對于我們二人重返,似乎并不意外?”輪回殿主眉頭一挑,問道。

                    “世間有三大至尊法則,你們二人雖然沒有站到各自大道的頂點,可終究是緊跟在我身后的兩人,若是真那么容易對付,倒要叫我失望了。只是我有些不太明白,你們那兩具假身實在有些匪夷所思,我竟也未能看穿。”古或今嘴角帶著笑意,說道。

                    “在下有一同族胞弟,名喚石空解,他的傀儡法則也算是當世至高,全力造出的融合了我們二人法則之力的傀儡,能夠瞞住古道友,倒也不算稀奇。”魔主開口答道。

                    “原來如此,之前一直以為你們兄弟不合,你早已經將他誅殺掉了,沒想到竟只是你們自導自演的一出戲罷了。鋪陳這么久,倒真是煞費苦心了。”古或今恍然道。

                    ……

                    魔域,原本氣勢恢宏的夜陽城,已經毀去了大半。

                    先前那場以蟹道人為首的叛軍和以魔主為首的正統之間的交戰,實際上打得十分慘烈,任何一個經歷過此戰的人,都不會認為那是一場演出來的戲。

                    事實上,戰爭之初的確不是做戲,甚至那場戰斗的前期也不是做戲,而是兩方打生打死,即將要魚死網破之際,才有人出面,帶著一個足以讓他們停戰的消息,阻止了決戰。

                    這個人,自然就是輪回殿主,而這個消息,自然就是古或今的圖謀。

                    此刻,在魔宮深處的一座密室內,一臉蒼白之色的蟹道人,正盤膝坐在一塊蒲團上,其渾身氣息低微到了極點。

                    更加駭人的是,其左半邊身子從肩頭到小腹位置,此刻竟已是消失不見,融入到了虛空當中,顯然是過度使用傀儡法則之力,被天道侵蝕的結果。

                    在他身前不遠處,石穿空正束手站在一旁,滿臉的憂慮之色。

                    先前蟹道人從輪回殿主和魔主身上抽取法則之力,來制造那兩具傀儡之身的時候,他也在一邊旁觀,那時候蟹道人雖然也受到了天道侵蝕,但遠沒有眼下這么嚴重。

                    可就在前不久,正在打坐調息的蟹道人,卻突然身受重傷,天道侵蝕的狀況,也是陡然間急轉直下,變得越發嚴重起來。

                    片刻之后,蟹道人忽然長出了一口氣,緩緩睜開了雙眼。

                    石穿空見狀,忙上前一步。

                    “你不必擔心,之前的傀儡之身毀滅,我受到了反噬而已。”蟹道人見他神情十分凝重,開口說道。

                    “叔父,那邊情況如何了?”石穿空擔憂問道。

                    “一言難盡……”蟹道人搖了搖頭。

                    就在這時,虛空中忽然傳來一陣古怪波動,他們兩人身上同時有絲絲縷縷法則之力外溢而出,如同絲線一般,被牽引著飛入高空。

                    “這是……”石穿空心中一驚,忙問道。

                    “古或今開啟大陣了,那邊情勢不妙了……”蟹道人神色也變得越發凝重起來。

                    ……

                    域外虛空當中。

                    韓立帶著金童,兩人身形如電,頂著天外罡風,飛速疾馳。

                    他們原本想從那些尚未關閉的“窗口”進入某個仙域,再通過仙域內的傳送陣前往中土仙域那邊,結果卻發現不知為何,那些通往中土仙域的,甚至是通往中土仙域附近的傳送法陣,竟然無一例外,全都無法運轉了。

                    一番嘗試之后,韓立決定帶著金童,像當初岳冕帶著他們穿梭域外一樣,直接從域外空間趕往中土仙域。

                    就在兩人全力飛行之際,身上卻突然起了異狀,也開始有法則之力如同晶絲一般外流而出,消失在了虛空當中。

                    “這是怎么回事……”金童身形急停下來,有些驚訝道。

                    韓立見狀,略一沉吟后,緩緩說道:“只怕是天庭那邊起了變故……”

                    說罷,他忙運轉仙靈力,試圖封鎖住自己的法則之力,使其不再繼續外散。

                    “居然封不住……”

                    然而一試之下,他便驚訝的發現,這種法則之力外溢,竟然無法阻止。

                    “這可怎么辦?要是一直這么流逝下去,我們只怕趕不到天庭,就……”金童話沒說完,就忽然發現,韓立胸口處有一道綠色光芒亮了起來。

                    韓立自然也察覺到了小瓶的變化,忙將其從胸前取了出來。

                    只見其上樹葉狀的花紋上光芒瑩瑩,從中釋放出來的光澤籠罩住了韓立的身軀,那些外溢而出的金色光線,便瞬間消失不見了。

                    “停了。”金童眼前一亮,說道。

                    韓立略一遲疑,隨手打出一道光芒,與金童聯結在了一起。

                    那層籠罩他全身的光線,立即蔓延了過去,將其也包裹了起來,金童身上的法則之力也不再繼續外溢。

                    “看來小瓶能夠抵抗這古怪變化,只是不知是暫時的,還是永久的,咱們事不宜遲,趕緊去到天庭那邊。”韓立神情凝重道。

                    金童也點了點頭,兩人遁光相攜,瞬間遠逝。

                    ……

                    中土仙域,祈天大陸。

                    補天宗的龍起峰上,依舊冷冷清清。

                    只是不知為何,今日里峰頂上的一棵棵古桃樹,像是給一夜暴雨侵襲,竟是紛紛揚花落葉,變得一片凄凄慘慘戚戚的可憐模樣。

                    沒了云氣遮蔽,也沒了花葉掩映,整個龍起峰頂顯得光禿禿的,就使得那座佇立其上的八角形黑石祭壇,顯得更加突兀了。

                    祭壇之上懸浮著的那團黑色漩渦,依舊濃霧翻滾,只是嵌在其上的那張蒼老面孔,卻只剩下了最后半張,加之其披散頭發,盲眼泛著魚肚白色,看起來有些詭異恐怖。

                    “大道卜問有三千,算人算己難算天……”一聲有些蒼涼的沙啞嗓音從虛空中響起,回蕩在空蕩蕩的山巔上。

                    陳摶那只已盲的獨眼,從滿地零落的花瓣上掃過,努力眺望向遠方的山頭,最后又移向了蒼茫高空,臉上神情憂慮且猶豫。

                    “罷了罷了,茍延殘喘活了這么多年,終究沒敢卜問這一卦,如今大道機緣也僅剩半卦,能不能卜問出來……哈哈,冥冥中就看天數了。”陳摶苦笑一聲,緩緩說道。

                    菩提宴的結果他已經不想知道了,他只想知道古或今的未來,會是怎樣?

                    自語說罷,他口中響起陣陣吟誦之聲,那只盲眼中忽然有血跡滲出,直接將那層蒙在眼球上的白翳覆蓋,下一瞬便如燃燒了起來一樣,化作一道血色晶光,噴涌而出,直接打入身前的一片虛空中。

                    只見那片虛空頓時扭曲,化作一道黑色漩渦,將那道晶光吸納了進去,在他們之間架起了一座血色“橋梁”。

                    然而,這位站在預言法則頂峰的老者,終究是到了油盡燈枯的時候。

                    那座橋梁方一搭建而起,不過十數息后,便轟然崩塌開來。

                    只是那道黑色漩渦卻沒有就此消失,而是直接朝著陳摶飛了過來,與他身后的黑色漩渦相融,將其僅剩的那點殘軀也緩緩吞噬了進去。

                    “沒想到,竟然是這樣……”

                    天地之間,陳摶老祖只留下了這一句話。

                    霎時間,整個龍起峰上的所有古桃樹,無火自燃,黑煙沖天,如龍起于峰,遁入蒼穹。

                    ……

                    

                本站域名變為  www.fetkj.com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亚洲偷自拍精品视频在线观看|7m精品分类大全|性欧美se+ovideo七v|乡村小说很黄很好看的
                <mark id="p9tj7"></mark>

                  <p id="p9tj7"><nobr id="p9tj7"></nobr></p><font id="p9tj7"></font>
                  <meter id="p9tj7"><noframes id="p9tj7"><b id="p9tj7"></b>

                  <nobr id="p9tj7"><listing id="p9tj7"></listing></no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