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宅豬新書,《臨淵行》已經上傳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宗師個屁!”

    越青虹腳踩狼奴肩頭,冷笑一聲,狼奴邁步向秦牧沖至,雙手抓住兩口魔刀,上下翻飛,而越青虹身軀一震,背后的劍匣中數十口劍齊刷刷飛出,冷笑道:“狹路相逢勇者勝,在這條狹路,狼奴和我聯手就是無敵!秦師弟,你破綻已出,還是老老實實的滾回大墟罷!”

    這兩人一上一下,狼奴的兩口魔刀舞得如同黑風一般撲面而來,而越青虹身后三十一口劍劍尖向外,前方是一口,后方是兩口,再后方是四口,再后是八口,再后是十六口,形成一個巨大的鉆劍式!

    諸劍旋轉,向秦牧刺去。

    “越師姐的劍法煉得不壞!”

    秦牧贊嘆一聲,笑道:“不過我已經修成了練氣成絲,你不是我的對手!”

    “練氣成絲?”

    越青虹大怒:“你想羞辱我嗎?”

    秦牧一指點去,指尖元氣絲迸發,數以百計的元氣絲是一口口首尾相連的利劍形態,同樣也是鉆劍式,但是卻要粗大許多,像是一口水缸粗細的劍柱,前頭劍尖,后面越來越粗,迎著狼奴便刺了過去!

    狼奴雙手魔刀如同黑光黑電,穿插交錯,與秦牧的鉆劍式碰撞,頓時巷子里火光嗞滋啦啦四下崩飛,狼奴盡管力大無窮,但也被震得雙臂發麻,掌控不住兩口魔刀,中門大開。

    越青虹心中一驚,鉆劍式向秦牧的肩頭刺去,攻其必救,以解狼奴之憂。

    秦牧輕笑一聲,指尖輕輕一挑,化作挑劍式,剛才刺向狼奴的那一招鉆劍式陡變,無數劍光從鉆劍式直接化作繞劍式,但是他偏偏施展的還是挑劍式這一招。

    兩種劍招竟然被他完美的融合在一起,沒有半分窒礙。

    他的無數元氣絲纏繞在越青虹的鉆劍式之中,只聽叮叮叮的爆響不絕,那一口口飛劍組成的鉆劍式頓時被破,霎時間三十一口利劍被無數元氣利劍穿透,打成破篩子,遍布小孔。

    越青虹呵斥一聲,腳下的狼奴立刻雙手丟刀,飛起一腳踢向秦牧,秦牧一腳迎來,轟的一聲巨響,狼奴那高大的身軀倒飛而去,而狼奴背上的越青虹趁機躍起,以指為劍,點向秦牧的肩頭。

    她的指尖元氣迸發,化作一道劍氣,即將刺在秦牧的肩頭,突然只聽魔音響起:“摩耶薩!”

    越青虹心神大震,接著心神失守,只聽樂聲響起,讓她散了劍氣,咯咯笑了起來在秦牧面前載歌載舞。

    越青虹畢竟修為深厚,隨即醒悟,立刻固守心神,向后退去,然后覺得后背一暖,心中暗道一聲糟糕。

    轟隆。

    秦牧與她背靠背,猛然發力向后一靠,將她撞入旁邊的墻壁之中。

    那面墻壁后面是云缺和尚的住所,突然墻壁崩塌,云缺和尚周身佛光大放,將墻中的越青虹撞飛,哈哈笑道:“越師姐,還是我來吧!”

    越青虹飛在半空,氣道:“和尚,你不行,上去就是討打!”

    “我不行?”

    云缺和尚大怒,招法剛猛霸道,如同龍象奔行,向秦牧攻去,腳下碎石翻飛,被他狂暴的力量將一塊塊青磚震得粉碎!

    “師姐,你不要說和尚不行,和尚行!”

    一聲沉悶驚人的悶響在秦牧和云缺碰撞的四掌之間傳來,云缺和尚哈哈笑道:“姓秦的,想不到吧?我已經將國師的劍法煉入掌力之中,我的大力五臺印……”

    他一句話還未說完,突然只覺排山倒海般的力量碾壓而來,力量狂暴無比,摧枯拉朽般擊潰他的元氣,擊潰他的大五臺印。

    云缺和尚悶哼,錯步后退,施展出龍象伏魔印,只聽轟隆一聲巨響,云缺和尚衣裳翻飛,被震得如同白蝴蝶漫天飛舞。

    他身上赤赤條條,沒有半點衣物蔽體,只剩下一條白色的短褲還破破爛爛。

    云缺和尚見到秦牧又是一拳轟來,這一拳竟然打破了空氣,迸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雷音,拳頭帶著電光,好像雷霆一般,一拳轟來時,拳頭四周迸發出一團白色霧氣,圓坨坨的向四周散發。

    “糟了……”

    他心中只剩下這一個念頭,硬接秦牧這一拳,果然下身的白短褲如他預料般的四分五裂,化作白蝴蝶飛舞,身上徹底清潔了。

    云缺和尚被那無匹的力量打得倒飛而去,這和尚畢竟還是修為渾厚,人在半空立刻轉身,讓自己面朝墻壁。

    啪——

    他面朝墻壁貼在墻里,屁股露在外面。

    “還好沒有背面貼墻……”云缺和尚欣慰的想道,愉快的昏死過去。

    秦牧抖了抖衣衫,震飛身上的塵土,這時背后傳來一個怯怯的聲音,還帶著顫音:“秦兄弟……”

    秦牧回頭,只見衛墉顫巍巍的從巷尾走過來,兩條腿還在發抖,背著個劍匣。

    “衛兄,怎么了?”秦牧納悶道。

    衛墉打開劍匣,帶著哭腔顫聲道:“你倒行逆施,我要替天行道,與你切磋切磋,讓你知道天高地厚……這話太狠了,我不敢說的……”

    秦牧哭笑不得,道:“衛兄,你想與我切磋?師兄弟間切磋是常有的事,更何況咱們是過命的交情?不如這樣,你我點到即止。”

    衛墉這才放下心來,一口口飛劍出鞘,定了定神,道:“秦兄弟,你不要把我打得像那個和尚就行。”

    他的劍開始纏繞,施展出延康國師所傳的繞劍術,自延康國師講劍以來,這段時間不少士子都在練習他所傳授的三招基礎劍式,顯然衛墉也有所心得。

    太學院的士子都不是笨人,多多少少都能領悟出一些奧妙,衛墉雖然胖了點,但是悟性和資質卻是不低,對著三招劍式的理解也是很深。

    他家學深厚,本身的實力便很不弱,不屬于秦鈺,秦牧也是要看他的本事如何,因此沒有像暴打秦鈺那般直接痛下狠手,而是同樣以繞劍式與他交鋒。

    兩人劍法相纏,各自變化,施展出各自參悟出的精妙劍術,不遠處的士子見狀,顧不得身上的傷痛,紛紛注目,目光落在他們兩人的劍法上。

    衛墉的劍法已經是極為了得,他出身自江陵衛家,衛家有一位大高人,就是當今的一品大員,衛國公。

    衛國公乃是教主級的存在,戰功彪炳,曾經一戰滅人國,將北疆的天余國滅掉,整個天余國被納入延康版圖,因此被封為國公。

    衛墉在衛家地位并不高,但自小刻苦用功,衛家的家學精深,他的本事在衛家的子弟中也是出類拔萃名列前茅。

    而同樣的繞劍術,秦牧的劍法則變化更多,不僅僅是單純的劍術,同樣也有拳法的奧妙夾雜其中。

    秦牧與他交手,倒像是師兄給師弟喂招,指點衛墉領悟劍法中的奧妙,待到衛墉領悟得差不多,便化作下一招。

    過了不久,兩人交手三招,衛墉松了口氣,信心大增,笑道:“秦兄弟,你可以出全力了,我想看看我與你的差距還有多大!”

    秦牧微微一笑,突然變招,劍法刺出同時,一招日照陽魂空中煉,轟得衛墉魂不守舍,連忙穩住心神。

    秦牧反手又是一招天魔自在天印,衛墉頓時魂魄失守,被秦牧一劍放倒在地。

    秦牧散去元氣,將他攙扶起來,笑道:“衛兄,得罪了。”

    衛墉爬起身來,四下看去,只見士子居的士子敗了半數,還有半數不敢上前,笑道:“相比其他人,我的境遇算是好的。對了,我適才聽人說你肩頭有破綻,為何明知道你有破綻,卻無法傷到你?”

    “知道破綻是一回事,能破解是另一回事。”

    秦牧道:“倘若是同境界交鋒,能夠尋到機會擊中我的破綻的,整個太學院算上國子監,也只有兩三人。”

    衛墉咋舌。

    秦牧四下看去,只見這士子居又是滿目瘡痍,那幾位雜役向他怒目而視。

    他連忙向那幾位雜役陪個不是,道:“衛兄,我還需要去一趟天錄樓,諸位師兄師姐,我不能陪你們繼續了,告辭。”說罷,向外走去。

    士子居中,無人再敢阻攔。

    越青虹從瓦礫中起身,看著秦牧走出士子居,低聲嘆道:“他才是我士子居的大師兄……”

    嘩啦。

    一堵墻突然倒塌下來,煙塵彌漫,煙塵中云缺和尚撒腿就跑,一手護在身前,一手護腚,奔回自己的院子,沖入堂屋,砰地一聲關上房門。

    諸多士子想笑又不敢笑,過了片刻,云缺和尚的聲音傳來:“那個,外面的師兄,貧僧這里沒有多余衣裳了,唯一一套還被狐貍拿了去不肯還我。誰有閑余的衣裳,送貧僧一件?感激涕零。”

    衛墉笑道:“云師兄稍等,我那里有幾套閑余衣裳,只是有些寬大。”

    云缺道:“不妨事,出家人衣裳也是身外之物。”

    霸山祭酒從衛墉房中走出,心中暗暗盤算:“萬云算是一個,秦師弟是一個,再加上秦家的秦鈺,小胖子也很不錯。越青虹和云缺也是個中好手。這樣便有六人作為備選太學博士,我指點他們修行,應該沒有難度。不過除了士子居之外,還有皇子苑中也有五曜境界的士子,不能厚此薄彼,皇子苑也須得挑選出幾位士子,免得皇帝給我小鞋穿。”

    他選擇教導的都是沒有修成六合境界的士子,倘若修成六合境界,便是神通者,道路已經基本上固定,那就不能因材施教了。

    ————兄弟們,今晚十二點過后,牧神記就上架了,大概經歷了兩個半月的免費期,四十余萬字,牧神記正式開始收費,還請大家多多支持正版。起點有個活動,牧神記解印活動,需要首訂人數達到一萬人,月票榜第一持續四天,還請大家支持一下。起點贈幣訂閱,不計入總訂閱,對作者的訂閱沒有任何作用,希望大家不要用贈幣訂閱,免得影響牧神記解印活動。

    今晚十二點過后,會連更新三章!

    還有,今晚八點,宅豬會在書友群中冒泡,歡迎來搞。

本站域名變為  www.fetkj.com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亚洲偷自拍精品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