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第2145章:被他的表象給迷惑了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被他的表象給迷惑了

    撲通一聲,陸星辰很干脆的就跪下了。

    歪著頭被摁在沙發上,目睹著陸星辰跪得無比干脆利落的時晉白:“……”

    我的親弟弟,你平時欺負我的那股神氣勁兒呢?怎么一到親爹的面前,就馬上慫得不行了呢?

    “大白胡鬧,你也跟著胡鬧,讓小寶跟著一個追求過她的人補習,是誰的主意?”

    時晉白:“是我。”

    陸星辰:“是我。”

    兩個人在這個問題上倒是回答得很一致,總算是在雙胞胎的身份上,有了那么一絲的心靈感應。

    “兩個都給我跪著!”

    兄弟倆人跪在地上,雙手舉起,各自打著一根雞毛撣子。

    陸琰將手背在后背,在兩個人旁邊轉,“不管是誰的主意,你們瞞著我做出這個決定,是不把我這個親爹放在眼里了?”

    “爸我們錯了,您是我們的親爹,是我們最尊敬最敬佩的人,我們一直把您放在最崇高的位置上!”

    陸琰冷笑,拿著雞毛撣子朝著時晉白的屁股打了一下,“油嘴滑舌,這是我要聽的,嗯?”

    “爸,您真的誤會了,我們當然是不敢輕易把小寶交給一個男的,更何況這人還是曾經追過小寶的,所以在他給小寶補習的時候,我也安插了保鏢在暗中觀察,只要這人敢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絕對在第一時間拿下,至少到目前為止,這小子一直都還是挺本分的。”

    陸星辰又不傻,怎么可能會真的放心讓盛嘉彥和陸知意這么朝夕相處的,自然是在暗中留了一手。

    否則,如果盛嘉彥真的想趁機對陸知意做些什么,早就已經沒命活在這個世上了。

    不過也算是這小子識趣,至少到目前為止,都是在盡心盡力地教著陸知意,沒做其他什么事情。

    “本分?本分就有用了?知不知道有一個詞叫做日久生情?他這么天天在小寶的眼皮子底下晃悠,你能保證小寶不會被他的表象給迷惑了?”

    陸星辰下意識地反駁:“怎么可能,姓盛的小子有我們長得好看嗎,小寶怎么可能瞧得上他……”

    話還沒說完,就被陸琰給打了下屁股,“我說話輪得上你插嘴了?”

    陸星辰:“……”

    不是您老人家問我的么?

    行叭,您老是大佬,您老說什么都是對的,他們這些底層的人民是沒有發言權的。

    空氣沉默了兩秒,陸琰又開口:“怎么又不說了?”

    兄弟倆:“……”

    不是您老不讓我們說話的嗎?嚶,做人真難。

    大概是訓得有點兒累了,陸琰在沙發上坐下來,把雞毛撣子戳在地面,“說吧,這是小寶第幾次夜不歸宿了?”

    兄弟倆馬上對視一眼,接收到對方眼里的信號。

    時晉白先回答:“其實也沒幾次……”

    話還沒說完,陸琰又道:“考慮清楚了再回答,要是讓我查出情況和你們所說的不符,就跪到地老天荒吧。”

    時晉白:“……”

    這一刻,我害怕極了。

    “大概有半個月的時間,小寶都在同學家學習留宿,當然,我們都是打電話給她同學確認過的,爸您放心,是女同學,絕對沒有一個男性的存在,這一點我們絕對拍著胸脯保證!”

    陸琰冷笑,“半個月的時間,都在外留宿?”

    親爹,您老人家聽話能不能聽重點啊,重點是半個月留宿嗎?是留宿的對象是女的,不是男的好么!

    “很好,是覺得我經常不在家,所以就對妹妹不管不顧了是吧?讓她在外面留宿半個多月,還沒跟我提過只字片語,誰給你們的勇氣,嗯?”

    時晉白掙扎著辯解:“爸,其實不是您想的這樣,小寶這都是為了方便學習,而且對方也是女的,也不可能會有什么事情發生對吧?”

    回答他的又是一個屁股拍。

    “我說話你還敢頂嘴?”

    嚶,說了是錯,不說也是錯,您還是打死我吧。

    樓下這么大的動靜,陸知意又不聾,當然是能聽得見,只是她也不敢往樓下跑。

    因為她知道,如果她敢跑下去,那么樓下的地毯上,會多一個跪著的人。

    所以,陸知意很果斷地往主臥室跑,這個時候,誰都不管用,只有親媽最有用!

    “媽,親愛的媽咪,大事不好了,要出人命了啊!”

    時初夏正睡得舒服,就被陸知意這殺人的嗓子給吼醒了。

    “停停停,別晃了,再晃我就得吐了,一大早的,這是殺人了還是放火了?”

    時初夏在坐起來的時候,還悠哉悠哉地伸了個懶腰。

    “比殺人放火要可怕多了,此時此刻,就在咱們的腳下,爸正在打兩個哥哥呢,快被打死了!”

    這一聽,時初夏哪兒還能悠哉,一把掀開被子就往樓下沖。

    正沖下來的時候,就見陸琰把手里的雞毛撣子舉了起來。

    “陸琰你給我把手放下來!”

    聽到自家太太的聲音,陸琰的手一抖,雞毛撣子差點兒從手里飛出去。

    陸琰馬上轉過了身,看到時初夏就笑了起來,“夏夏你怎么醒了,是我動靜太大,吵到你了?”

    時初夏沒有馬上說話,而是幾步上前,一把從他的手里把雞毛撣子給奪了過去。

    “誰給你的權利,讓你打我兒子的?”

    陸琰:“……”

    不好意思,如果我沒有老年癡呆的話,這兩個好像也是我的兒子吧?

    “來大白,星辰,趕緊起來,有沒有哪里傷著了?”

    每當這個時候,就知道親媽的作用是有多么偉大了。

    時晉白可憐兮兮地說道:“耳朵疼。”

    一查看,就發現時晉白的耳朵果然是紅了,時初夏立時就惱了,扭頭瞪陸琰,“你打的?”

    陸琰馬上矢口否認:“不是,怎么可能,絕對不是我。”

    時初夏冷笑,“再給你個機會。”

    “夏夏,我不是在打人,而是在教育他們,大白和星辰是犯了錯,我剛才這是在和他們說道理呢。”

    說道理說得連雞毛撣子都用上了?

    “他們犯什么錯了,讓你這么打?”

    雖然但是,他好像也沒怎么打吧?頂多就是打了幾下屁股,但也是控制著力道,沒怎么用力的呀。

    但自家太太都這么問了,陸琰如實回答:“小寶夜不歸宿,我在教育他們如何做一個合格的哥哥。”

    哪兒知,時初夏很自然地回道:“既然是小寶夜不歸宿,就應該去教育小寶,你打兩個兒子干嘛,就因為兒子皮糙肉厚的,你就能下得去手?”

    兩個兒子:這話好有道理啊!

    一個女兒:媽我是你親生的嗎?

    當然,最后誰也沒被打了,因為時初夏在這兒,陸琰就算是再生氣,也不會再教育兒子了。

    等到了樓上,陸知意討好地伺候兩個哥哥。

    “白白,你渴不渴呀?”

    “辰辰,累不累,來來來,坐這里,這個沙發可軟可舒服了呢!”

    兄弟倆一人一邊坐下后,陸星辰的臉就沉了下來,“陸小寶,是不是覺得自己成年了,就可以放飛自我了?”

    陸知意低下頭,一副我大錯特錯的樣子,“辰辰,我知道錯了。”

    “呵,你錯哪兒了?”

    小姑娘老老實實回答:“我不應該夜不歸宿,但我真的什么也沒做,只是在同學家睡了一晚,今天一大早我就回來了,真的!”

    “在同學家,哪個同學?”

    陸知意毫不猶豫地回道:“當然是佳佳了,昨晚就是她和其他人一起給我辦了個小型的生日派對的,不信你們可以去問呀。”

    嘿嘿,幸虧她機智過人,早在去見容欽之前,就已經和孟佳佳串好口供了。

    作為長期和陸知意一起坑蒙拐騙的孟佳佳,在這方面已經是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和陸知意配合得絕對是天衣無縫。

    陸星辰冷哼:“諒你也沒這個膽子,不過你的膽子是真的越來越大了,知道爸在家,還敢夜不歸宿,是皮癢了欠收拾是不是?”

    時晉白跟著應和:“爸怎么舍得收拾她,最后受苦還是我們。”

    “哎呀親愛的白白,辰辰,我知道錯了啦,你們就大人有大量,給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唄?你們餓不餓呀,我給你們做蛋糕,當做補償好不好呀?”

    兄弟倆連連擺手表示:“小祖宗,你就別瞎折騰了,讓我們多活兩年好嗎?”

    這屁股被打的,到現在都還疼呢。

    不過這事兒被這么一鬧,也算是過去了。

    當然,主要是因為陸琰又要帶著時初夏出去環游世界了。

    他們本來也只是為了趕回來給自家的寶貝女兒過生日,這生日過完了,自然是要繼續出去浪的。

    不過從這事兒之后,時晉白和陸星辰就不準陸知意在外面留宿了。

    哪怕是再晚,他們都會抽出時間,親自來接陸知意回家。

    這真是一個慘痛的教訓,因為這個,她再也沒法和小哥哥睡一個房間了。

    不過因為的結束,容欽也是作為男團成員正式出道了。

    因為是c位出道,所以容欽是這個五人團隊的隊長,這是一開始就定好的規則。

    既然是男團,在出道之前自然得要簽約的,只有簽約完之后,公司才能對其進行后期的包裝推廣。

本站域名變為  www.fetkj.com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亚洲偷自拍精品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