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潛入船塢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姜天和是軍統高層,原田剛夫是日本軍方重要人物,這樣的兩個人在遠離中樞的香港秘密會面,這里面含帶的意義可是非同一般。

    一開始,寧志恒還以為姜天和是為了圖紙一事,被局座派來香港的,可是現在看來,事情沒有那么簡單。

    那有沒有可能,是姜天和變節,暗中投靠日本人?可是他仔細想了想,這種可能并不大,要知道姜天和已經是國黨情報部門的高層,而且據寧志恒所知,此人的操守還是不錯的,日本人能夠收買他的籌碼很少。

    其次,如果姜天和此次來香港真有異心,那他就不會落腳岳公館,要知道岳生和局座的關系密切,岳公館就相當于軍統在香港的分部,既然這樣,就說明,姜天和并不是隱秘的單獨行動,最起碼岳生是知情的,他的行動是得到局座同意的。

    那么他是因為什么原因接觸原田剛夫呢?

    寧志恒回憶起來,原田剛夫是日本軍中的主和派,他一向主張和重慶政府進行和談,在最短的時間里解決中國問題,使日本軍隊抽身中國這個大泥潭,全力以赴向東南亞進軍,完成日本稱霸亞洲的設想。

    當初自己在南京的時候,曾經在上原純平的家中和原田剛夫有過交談,言談之中,原田剛夫多次試圖說服自己,支持他的主張,并準備通過自己的渠道,和重慶政府取得聯系,促成雙方的和談,不過這件事情被上原純平出面,直接替自己回絕了。

    會不會原田剛夫又通過別的渠道,和重慶政府接上了線,雙方這才離開了自己的勢力范圍,選中香港這個英國殖民地,來進行這場談判?

    寧志恒越想越覺得自己猜想的沒有錯,如果情況真如他所猜想的那樣,那么寧志恒是絕對不能坐視的。

    因為他很清楚,目前抗戰局勢嚴峻,在日軍的逼迫之下,重慶政府的高層里,不乏意志不堅,愿意卑躬屈膝求得茍安的軟骨頭,甚至可以說,這些人不在少數,很多人還掌握很大的話語權。

    就算是局座本人,甚至是那位領袖心里的真實想法到底是什么?也不是寧志恒能夠揣摩的。

    只不過一直以來,在全國人民的抗戰呼聲下,有些人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可是私下里有別的動作也是完全可能的。

    可以想象,如果真的談判達成協議,以目前的戰局情況,日本人還占據著優勢,重慶政府必然會作出極大的讓步,喪權辱國,國家利益肯定受損。

    而站在寧志恒的立場上,和日本人之間,那是生死之戰,是絕無妥協的余地,所以無論如何,他都必須破壞這一次的和談。

    不過,寧志恒也很清楚,姜天和的后面一定是局座在安排,而局座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也不能完全確定,所以自己不能真的硬來,更不能露出自己的行蹤,否則被人記恨上了,自己可是得不償失,這里面必須要有技巧,既可以破壞這一次的和談,又可以讓自己置身事外。

    想到這里,他吩咐道:“對他們的監視,一定要多加小心,不能讓他們察覺到我們的存在。”

    “是!”

    “是!”季宏義和沈翔等人齊聲領命。

    而與此同時,岳公館里,岳生也正在和姜天和低聲交談著。

    “怎么樣,今天的會談有進展嗎?”岳生問道。

    姜天和搖了搖頭,沒好氣的說道:“能有什么進展?不過是他扯他的,我說我的,一談真格的,大家都裝傻,不過敷衍了事,這個原田剛夫還嫌我的身份低,不肯交實底,我看也沒有什么好談的!”

    他這段時間以來,和日本方面進行了多次會談,可是雙方的分歧太大,原田剛夫依仗日本軍事上的優勢,獅子大開口,提出諸多要求,姜天和自然是嚴詞拒絕,反正他的目的也不在此,拖下去就是了。

    岳生眉頭一皺,開口問道:“日本人的胃口太大,不肯撤兵嗎?”

    其實對這次會談,岳生還是抱著很大希望的,畢竟他的根基在上海,這幾年漂泊在外,好像無根之萍,能夠早一天結束戰爭,自己也好回歸故里,東山再起,總不能一輩子在這香港當寓公吧!

    姜天和緩聲說道:“何止是胃口大,簡直是不知所謂,首先,讓我們承認那個滿洲國,這不是把東北堂而皇之的割讓出去了嗎?這哪個政府敢答應?誰敢當這個千古罪人?

    還有,允許日軍在蒙古及華北地區駐兵,笑話,這不是又割走了整個北方地區,那我們就剩半壁江山了。

    最重要的一條,竟然讓我們和南京政府協力合作,和平共處,真是太荒謬了!豈不知天無二日,地無二主,這樣的話,至領袖于何地?至中央政府于何地?上面能答應嗎?”

    “日本人的腦子壞掉了?這哪里是談判,這根本是在勸降!”岳生聞言也是無語了,日本人想好處都占,天下哪有這樣的好事情。

    姜天和擺了擺手,笑道:“沒關系,他漫天要價,我也就地還錢,不過就是閑扯皮,總部給我的命令也是為了探明日本方面的真實意圖,通過這幾次的接觸,我倒是摸著了一些情況。”

    “什么情況?”

    “日本人著急了!原田剛夫急于和高層接觸,多次催促我向上面匯報,派出份量更重的要員進行深入的會談,甚至還說,板垣次郎愿意親自前往長沙會晤,看得出來,他們對這場戰爭已經失去了耐心,迫不及待地想抽身,這對我們倒是好消息。”

    進一步接觸重慶政府的高層,推動談判的進程,這都是日本一廂情愿的想法罷了,現在雙方私下里接觸,國黨方面尚且小心翼翼,生怕擔上畏敵賣國的名聲,又怎么可能讓日本高層明火執仗地進入國統區,搞得盡人皆知。

    岳生不禁有些高興的說道:“這么說,日本人也熬不住了,這確實是個好消息,我們的國土遼闊,人口是他們的幾十倍,生拖也拖死他們。”

    “是啊,今年的局勢已經略有好轉,日本人進攻乏力,大家僵持不下,只是現在滇緬公路被切斷,我們太吃力了,這一次如果能夠找到圖紙,就有了和英國人談判的本錢,岳生哥,這件事情你還是要抓緊,這才是最要緊的事啊!”

    姜天和最關心的還是圖紙,看著岳生,忍不住再次催促。

    岳生趕緊說道:“天和,我正要和你說一說,這些天英國人動作不小,到處找人詢問調查,就在今天,他們突然抓捕了幾名諾丁號的船員,不知道他們為什么這么做?”

    “什么,動手抓人了?”姜天和一下子挺直了身子,詫異的問道,“難道是要跟法國人撕破臉皮?”

    岳生解釋道:“那倒不至于,據我所知,他們沒有抓法國船員,只是抓捕了幾名香港雇員,這些人可不是法國國籍,不過就是幾聲抗議罷了,可我不知道他們這么做的原因。”

    “還有別一步的消息嗎?”姜天和追問道。

    “還有就是,在警察局那邊傳來消息,說是這次的抓捕漏掉了兩個人,英國人已經下令,讓他們配合抓捕。”

    “逃掉了兩個?”

    “對,他們一個叫陸展飛,另一個叫鐘仁,都是香港本地人,目前消失無蹤,我已經放出話去,一定要搶在英國人前面找到他們,運氣好的話,圖紙也許就在他們的手中。”

    姜天和點了點頭,輕出了一口氣,鄭重說道:“總算是有點眉目了,那就拜托岳生哥你了,但愿一切順利。”

    深夜凌晨時分,在漆黑夜色的籠罩之下,船塢碼頭附近的海面上,兩道身影一起一伏地在水里漂浮著,一點一點的靠近諾丁號郵輪。

    這處船塢是一處干船塢,三面接陸一面臨水,其基本組成部分為塢口、塢室和塢首三部分,在塢口處設有擋水塢門,用來排灌水船塢里面的水量,控制停泊船只。

    飛仔和阿仁熟知船塢的地形,他們知道船塢附近一定有英國人看守,自己又沒有來得及搞清楚情況,于是就放棄了從陸地上靠近,算好了漲潮的時間,冒險從附近的海岸下水,走海路靠近船塢,躲過看守人員,再潛入諾丁號。

    不過,這項計劃需要很好的水性,好在他們兩個人都常年在海上漂泊,水性非常好,一切都如預料的那樣,順利的靠近,過了塢門,潛進了船塢里。

    四面漆黑一片,靜悄悄的讓人心生寒意,看著沒有什么異樣,兩個人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氣,接下來輕車熟路,很快就進入了客輪內部。

    船員們長年走私貨物,都有各自的門道,他們的貨物就藏在底艙,一般人很難找到。

    兩個人很快來到底艙,從攜帶的油布里取出手電筒,掏出鑰匙打開了一處雜物間,推開了外面堆積的雜物箱,露出了里面一小堆油布遮蓋的貨物。

    “快,就在這里了!”阿仁低呼一聲,兩個人趕緊上前掀開油布,不多時,就翻出一個油布包,兩三下打開,五支雪茄赫然在目!


本站域名變為  www.fetkj.com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亚洲偷自拍精品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