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各方反應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交代完了事情,寧志恒揮手說道:“好了,都回去準備吧,沈翔留一下!”

    季宏義和左強躬身而退,只留下沈翔,他知道處長一定有重要任務交代,躬身而立,靜等著寧志恒的吩咐。

    寧志恒詢問道:“你在香港這么長時間,對本地幫會福興山的情況知道多少?”

    “福興山?”

    沈翔在腦海里略微回憶了一下,接著說道:“現在香港最多的都是‘和’字頭的堂口,‘福’字頭的堂口可不多了,但凡帶‘福’字的堂口,都是香港地區最早成立的幫派組織,福興山就是其中之一,據說最初是負責為洪門籌措資金的組織,現在比較低調,一般不參與幫會活動,不過他們組織嚴密,財力雄厚,在洪門中地位很高。”

    中國的最大幫會組織,無外乎有洪門,青幫,袍哥會,其中袍哥會主要盤踞在中國西南部,主要是在四川,云南貴州等地。

    青幫主要聚集在中國華東,尤其是上海地區,全都是青幫的勢力范圍。

    可是洪門就不一樣了,雖然和青幫有著相當的淵源,有著“紅花綠葉,青洪一家!”的說法,可是在規模上,早已遠遠超過青幫,所以江湖上常說,“青幫一條線,洪門一大片”。

    而且二者在本質上也有著很大的區別,首先青幫沒有明確的政治主張,他們最初都是一些只求溫飽的市井平民組成,成立之初也只是為了抱團取暖,求得生存的余地。

    可是洪門則是以反清復明為己任,成立者都是前明志士,心懷抱負,這也就決定了洪門的格局遠大于青幫,發展的潛力也不是青幫所能比的。

    以至于到了近代,華南地區以及香港,尤其是海外的華人幫派都是洪門組織,就連國黨的前任領袖也有海外洪門弟子的身份,可想而知,洪門的影響力之大。

    現在的香港幫會就都屬于洪門的分支,而福字頭的歷史最為悠久,發展到現在,大多都消亡了,福興山就是僅存的老字號之一。

    “福興山的龍頭武成弘,你聽說過嗎?”

    “聽說過,這個人在香港各大堂口里的資格老,威望高,是有名的大佬,地位超然,很有話語權,各方面都要給他面子。

    而且聽說他還是同盟會的老會員,當初為黨國貢獻頗多,和國內的很多政要都有千絲萬縷的聯系,是個人物!”

    果然如此,寧志恒暗自點頭,這個世道紛亂,只憑雍鳳一個女子,就算是再精明能干,又怎么可能掌控這么大的局面,有如此的成就?

    不說雍鳳,情報市場里面每一個頂尖的情報販子身后,哪個不是有著自己的背景和勢力支持,個個都非易于之輩。

    雍鳳說到底還是借了父親的勢,至于武成弘是不是參與其中,身后是否還有別的勢力?那就不得而知了。

    寧志恒吩咐道:“光是聽說不行,暗中調查武成弘的背景和關系網,重點是國內華南地區的聯系,越詳細越好,尤其是她的女兒武元英。”

    “武元英?”沈翔疑惑的看著寧志恒。

    “對,這個女人的身份不一般,她就是雍鳳。”寧志恒說道。

    “什么,武元英就是雍鳳?”沈翔驚訝的說道。

    “我打算以后接觸一下,看一看此人能不能為我們所用。”寧志恒點了點頭,確定說道。

    “是,我明白了!”沈翔點頭領命。

    “記住,這件事要做的隱秘,雍鳳的身份只限于你一個人知道,絕不能泄露。”

    “請處座放心!”沈翔鄭重的點頭。

    香港船運公司的大門處,珊多拉正帶著一隊情報人員走了出來,一行人上了轎車,珊多拉靠在后座上,不由得神情沮喪,她微閉著雙眼,腦子里仔細思索著發生的一切。

    發動機圖紙是她親眼看見斯科特存放在保險柜里的,那里是駐軍機關,情報部的所在地,到處都是警衛,戒備森嚴,外人絕不可能進入。

    而且保險柜又是最高級的款式,沒有密碼和鑰匙,除非是花費一番手腳使用暴力,否則是絕不可能打開的。

    所以珊多拉肯定,發動機圖紙一定是被斯科特自己帶走了,可是斯科特為什么會這么做?

    當然是有別的居心,這明顯是斯科特監守自盜,現在又突然失蹤,這一切都說明斯科特本人出了問題。

    沒有想到,自己依為得力助手的人,竟然會是內鬼。

    可是斯科特如果真是內鬼,那也沒有必要做的這么明顯,根據剛才的一番調查所得,斯科特一大早就趕到了船運公司,訂了二十張去往倫敦的船票,也就是說,他是準備要護送自己的小組和圖紙膠卷回到倫敦的,真要是潛逃的話,就沒有必要再去訂船票。

    再者說,就算是要盜取圖紙,也沒有必要拿走原版的縮微膠卷,只需要拷貝一份,拿走復制品就可以了,畢竟原版膠卷就是由斯科特自己保管,拷貝一份根本沒有難度,這樣做神不知鬼不覺,又何必拿走原版膠卷,暴露自身呢?

    這一切都是難以解釋,珊多拉越想越糊涂,突然,她腦中靈光一閃,拷貝縮微膠片?

    對啊,也有這樣一種可能,斯科特并沒有打算攜圖紙膠卷潛逃,他沒有這樣做的道理,也許他只是攜帶原版膠卷出來進行拷貝,可是出現了突發情況,他的失蹤是有人故意為之,不是斯科特本人的意愿。

    “停車!”珊多拉突然喊道,一腳剎車,車輛戛然而止。

    “我們去警察局。”

    第二天,香港島內的駐軍和警察部門都發動了起來,在島內進行拉網式搜查,力度之大,讓消息靈通的各方勢力都聞聲而動,很快就搞清楚了情況,英國人的一名情報官失蹤,自然就聯想到了圖紙膠卷的事情。

    岳公館里,岳生向姜天和詳細敘述了得到的消息。

    “據我所知,前天晚上又有人有摸進了船塢,試圖尋找圖紙,不過還是被英國人抓捕了,緊接著英國情報官斯科特失蹤,種種跡象表明,英國人那邊好像是有了進展,可是中間只怕又出了差錯,現在黑白兩道都在追查這位情報官的蹤跡,英國人急紅了眼,我判斷,圖紙很有可能在這名情報官的身上。”

    姜天和沉默了片刻,開口問道:“岳生哥,你說這個斯科特的失蹤,是不是有人聽到消息,主動出手了?”

    “有可能,最大的可能就是日本人,只是沒有確切的情報,我再想想辦法,現在英國人把警察部門都調動了,那里有我一些朋友,正好用的上,一有消息,就會通知我。”

    “我就怕消息滯后,日本人已經得手了。”姜天和擔憂的說道。

    “天和,你也要體諒我,香港畢竟是英國人說了算,他們的優勢太大,我們只能是暗中觀察,等待出手的機會。”

    姜天和當然清楚目前的局勢,他點頭說道:“還是那句話,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我們盡力而為吧!”

    而在日本領事館,鈴木英彥也已經收到了同樣的消息,他焦急的在辦公室里走來走去。

    這個時候,原田剛夫推門而入,看著鈴木英彥,開口問道:“鈴木君,出了什么事情,我的手下發現,領事館外面多了很多陌生的面孔,英國人現在都不加掩飾了。”

    “將軍,確實是這樣,還是圖紙的原因。”鈴木英彥說道。

    他把情況向原田剛夫敘述了一遍,然后一臉的無奈,“現在英國人以為是我們下的手,對我們的限制更嚴密了,可我們的人都被英國人盯得死死的,根本沒有機會,再說也沒有收到什么消息,實在是搞不清楚狀況。”

    原田剛夫想了想,說道:“看來我們之前的判斷是對的,一直有第三方勢力在插手其中,這些人破壞了英國人在諾丁號郵輪的行動,現在又直接對英國情報官下手,接連兩次破壞英國人的行動,我估計,圖紙很有可能已經落到了他們手里。”

    “我也是這樣想的,真是應了中國人的那句話,‘螳螂捕蟬,黃雀在后’,英國人算計了我們,可也有人盯著他們,也許是美國人,也許是中國人,只是苦了我們,消息閉塞滯后,難以做出及時的應對,真是有力使不出,太被動了!”

    外界風起云涌,各方勢力都伸出觸手,到處打探消息,雍鳳自然也是獲悉了一切,斯科特的失蹤,讓她精神不定,心緒難安。

    斯科特是她花費了許多精力和金錢才發展的鼴鼠,這些年來關于英國方面的情報,大多都是出自斯科特之手,是雍鳳手中最有價值的情報員之一,他的失蹤,讓雍鳳痛心不已。

    更重要的是,這一次盜取發動機圖紙,希望全在斯科特的身上,現在出了意外,那即將到手的五十萬美元就眼睜睜地從手邊溜走,自己再難染指,雍鳳想想都覺得心在滴血。

    “小姐,現在我們的渠道斷了,和重慶政府的這筆生意是談不成了,那還需要和他們見面嗎?”聶信低聲問道。

    “見!”雍鳳點頭說道,在這個時刻,那位林先生再次要求見面,還說有重要情報要交易,這讓雍鳳充滿了好奇。

    “這位林先生可是我們的大金主,得罪不起,再說這一次是他們有情報賣給我們,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重要消息。”

    聶信見雍鳳同意見面,也點頭說道:“那好,我這就去安排,現在正是多事之秋,我們不能大意,我多帶些人手,以防萬一。”


本站域名變為  www.fetkj.com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亚洲偷自拍精品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