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暗中設局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當天晚上,還是上一次見面的老地方,寧志恒和季宏義再一次來到喬治賓館,進入約定的房間,和雍鳳秘密見面,商談具體事宜。

    雙方見面寒暄過后,寧志恒開口見山,直接問道:“雍小姐,想必你也聽說了,現在外面鬧的動靜可不小,我們在這里人地生疏,力量有限,就全指著雍小姐你們了,不知道關于圖紙的進展如何?”

    聽到寧志恒的話,雍鳳無奈的搖了搖頭,現在形勢大變,她底氣全無,自然不敢再給對方打包票。

    “林先生,很抱歉,我之前對形勢的估計過于樂觀了,至于發動機圖紙的事情,我只怕是無能為力了。”

    “什么?”寧志恒臉色一變,急忙問道,“雍小姐,上一次見面的時候,你可是信心十足啊,怎么?是對我的出價不滿意嗎?”

    看到寧志恒臉上露出不悅之色,雍鳳心中無奈,對方對發動機圖紙求功心切,可以說志在必得,甚至在交易航空魚雷圖紙的時候,對自己的出價一口答應,不僅如此,還破例一次性付清所有的款項,這足以表明其誠意。

    她趕緊解釋道:“不,不,林先生,請不要誤會,我們雙方是老朋友了,對于貴方的信譽和實力絕沒有半點懷疑。”

    說到這里,她頓了頓,覺得應該解釋清楚,說道:“實不相瞞,是我的鼴鼠出了問題,他在行動中出了差錯,我現在已經聯系不到他了。”

    寧志恒心中自然明了,他現在這般作態,不過是做給雍鳳看的。

    其實當時他在動手之初,確實有心留斯科特一條活命,只想拿走圖紙膠卷,畢竟斯科特是英國情報官,自己動手殺人奪圖,后患肯定是有的,所以他一開始,是有放走斯科特的打算。

    可是當斯科特吐露出雍鳳的真實身份后,寧志恒就馬上改變了主意。

    斯科特丟了發動機的原版膠卷,肯定無法自圓其說,身份已然暴露無遺,自己就算是留他一命,英國情報部門也饒不了他,再也沒有了利用的價值。

    但是只要審訊下去,雍鳳的真實身份就難以隱瞞,要知道雍鳳是寧志恒接下來準備收服的目標,也是他布局華南地區情報網的重要棋子,保住她,對寧志恒有百利而無一害,所以絕不能壞在斯科特的手中。

    而且這樣做,還有另外的好處,殺了斯科特,掐斷所有的線索,斯科特連人帶車都被他推下了懸崖,落入深水之中,毀尸滅跡,自此從人間蒸發。

    只要斯科特一天不露面,英國人和日本人盡管有所猜疑,就一天也不能確定圖紙的真實下落,他們的視線就會一直停留在尋找斯科特的工作上,這也給寧志恒轉移了目標,留下了緩沖和應對的時間,方便他及時脫身。

    還有就是殺了斯科特,也就間接的保護了廖成仁,畢竟也算是為寧志恒做事,雖然是為了錢,但寧志恒也不想他出事,所以寧志恒最后還是對斯科特下了狠手。

    此時寧志恒的眉頭皺得更緊了,他深吸了一口氣,狀似按耐住焦躁的情緒,沉聲說道:“雍小姐有難處,我自然體諒,可是對這份圖紙,上峰是非常重視的,還請雍小姐你多費心,這份人情我林某人一定記下。”

    寧志恒話語之間,言辭鑿鑿,盡顯誠意,讓雍鳳也是不得不點頭答應道:“好吧,我一定盡力而為!”

    不過,她顯然不想再多談圖紙的事情,于是很快轉一個話題,開口問道:“林先生,您說這一次有重要情報要和我交易,不知道,是關于哪方面的?也和圖紙有關嗎?”

    “這倒不是,和圖紙無關。”寧志恒擺手說道,這次和雍鳳見面,是他計劃中很關鍵的一環,不然他早就在圖紙得手后,盡快離開香港了。

    說到這里,他看了看雍鳳身邊的聶信,再對雍鳳說道:“雍小姐,不介意我們單獨聊一聊?”

    此時季宏義聞言,馬上站起身來,向雍鳳點頭示意,轉身退了出去。

    雍鳳一看,明白了寧志恒的意思,這次的情報交易一定非同一般,對方是要把消息控制在最小的范圍,她也沒有猶豫,轉頭對聶信點了點頭。

    聶信看到雍鳳同意,他倒不擔心寧志恒對雍鳳不利,雙方打交道多年,彼此還是比較可信的,再說,他在附近早有布置了足夠的人手,不怕對方有別的心思,于是也起身示意,躬身退出了房間。

    “現在您可以說了!”

    寧志恒臉色一正,開口說道:“我們得到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情報,我想雍小姐也許感興趣。”

    “哦,愿聞其詳!”雍鳳也是起了好奇之心,她收集情報的范圍很廣,不只限于軍事情報,就是有關政治經濟方面的情報,她也收集,反正只要情報本身有價值,那找對了買家,也是有豐厚的利潤的。

    “是這樣,目前的局勢想必雍小姐也有所了解,中日雙方僵持不下,日本人失去了耐心,急于從中國戰場脫身,準備進軍東南亞地區,我們發現,在之前的幾個月里,日本人多次聯系重慶政府,試圖促成雙方的和談,不知道雍小姐有沒有收到這方面的消息?”

    雍鳳一聽,馬上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這可是足以影響整個戰爭局勢的戰略性情報,在情報市場上的價值屬于最高等級,沒有想到,今天這位林先生竟然拋出了這樣重磅的消息。

    “我之前確實沒有聽到這方面的消息,您知道,我在華南地區還有些關系,可是深入華中,我還力有不及,怎么,林先生有意出售這樣絕密的情報?”

    說到這里,雍鳳突然有些疑惑,對方的身份她很清楚,中國情報部門里鼎鼎大名,堪稱最為神秘的上海情報科的主事人,這樣的人物怎么會把國黨內部的絕密情報出售給自己?

    要知道,長期以來,對方才是情報市場的大買家,雖然也有出售情報的時候,但都是不損中國政府的利益為前提,今天確實有些反常。

    寧志恒知道雍鳳的疑惑,淡淡一笑,語帶嘲諷的說道:“國黨政府里也不是鐵板一塊,各有各的想法,怕死的,受不了苦的,輸不起的,形形色色,這并不奇怪。”

    此時,他也不想多做評論,輕咳了一聲:“好了,我們不說這個,只說和談的事情,是這樣,我們發現日本人已經在和重慶方面進行接觸,而且和談地點就是在香港!”

    “香港?怎么會選擇在這里?”雍鳳頗為詫異看著寧志恒。

    “自然是有他們的考慮,也許是因為香港不在雙方的勢力范圍之內,也許是因為別的原因。”

    說完,他取過了一個文件袋,輕輕放到雍鳳的面前:“這是我們調查到的一些情況,你可以看一下。”

    雍鳳接過文件袋,從中取出了一沓子照片,打開后仔細查看,這些自然是沈翔和季宏義他們監視時拍攝的照片。

    “這些人就是和談代表?”

    “對!”寧志恒指著相片上的人說道,“這個人就是中方代表,軍統局高層,情報二處的副處長姜天和,還有這個人,是日方代表,日本侵華派遣軍參謀本部的原田剛夫少將,也是日本軍中主和派的代表人物。”

    雍鳳抬頭看了看寧志恒,暗自詫異,對方好像根本沒有半點談價錢的意思,直接和盤托出,顯然是篤定這次交易一定成功,不過她隨之釋然,作為從事情報交易的情報販子,面對這樣重量級的情報,又怎么可能放手?

    “林先生,您的誠意我很感動,不過我們還是談一談價錢吧,不然我可不敢再聽下去了,萬一您的要價我付不起,只怕您不會讓我出這個房間了。”

    寧志恒哈哈一笑,擺手說道:“雍小姐,玩笑了,我相信我們這次的交易一定能夠達成,這樣,我開價五萬美元,我想這個價錢你一定會滿意的,對嗎?”

    五萬美元?雍鳳頓時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寧志恒,中日雙方有意接觸和談,一旦事成,足以改變中日戰爭格局,甚至影響世界格局,這樣重要的情報,僅僅五萬美元就賣給了自己?

    “怎么樣?這個價格,雍小姐還滿意吧?”

    “當然滿意!實話實說,這個價格幾乎和白送沒有區別了,不知道林先生您的用意何在,不說清楚,我實在不敢接手啊!”

    由不得雍鳳心存疑慮,她又不是三歲的孩子,這天下哪有這么好的事情?更可況做他們這一行的,哪一個不是人尖子,心思剔透之極,誰也別指望占別人的大便宜,對方這么做,必有原由,不問清楚了,還真是不敢下嘴。

    寧志恒當然也不會平白無故給這個大便宜,他接著說道:“雍小姐說的不錯,我這么做,確實是有前提,這個情報給你,你只能賣給英國人和美國人,絕不能再賣給其他任何人。”


本站域名變為  www.fetkj.com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亚洲偷自拍精品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