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臥榻之側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聽到寧志恒的話,周福山擺手苦笑道:“我已經向影佐將軍匯報了這件事,可是影佐將軍根本不予理睬,反倒讓我不要多事,真不知道這個李志群給影佐將軍灌了什么藥,對李志群竟然是言聽計從,信任有加,根本不相信李志群有異心,我是無可奈何了。”
    寧志恒點了點頭,其實這也是在情理之中,影佐裕樹也很清楚,李志群或許會因為利益和周福山勾心斗角,但絕不會投靠重慶政府,到底是之前把事做的太絕了,已經沒有回頭之路,不得不說,影佐裕樹作為上官,是絕對合格的,最起碼,他對自己的下屬有足夠的容忍和信任。
    他笑著說道:“我就說過,影佐將軍對李志群不同一般,對他可謂是傾力支持,我聽說甚至還調用軍方資金補貼給李志群的警政部,可見對李志群的器重,周君,萬事以和為貴,何必給自己找麻煩呢?”
    一提到這件事情,周福山心中更是煩惱,這半年來,他對李志群多方為難和限制,在南京政府部門里,他刻意打壓和孤立此人,在資金上,他憑借財政部長的身份,克扣資金和物資,搞的李志群舉步維艱,處境困難,可是偏偏影佐裕樹對李志群極力扶植,多次為李志群援手,這才讓李志群堅持到現在,不然他早就把李志群排擠出去了。
    這時他看到藤原智仁也不理睬這個茬,便轉頭看向蘇越,示意他再多說幾句。
    蘇越會意,開口說道:“藤原君,您大人有大量,對李志群自然不會計較,可是這個李志群作風太過驕橫,仗著影佐將軍的勢力,誰都不放在眼里,他現在到處撈錢,不僅插手金融業,還開始走私管制物資……!”
    “你說什么?”寧志恒頓時臉色一變,目光緊緊的盯著蘇越。
    蘇越被這一眼嚇得一跳,趕緊示意周福山,說道:“不信,您問一問周部長。”
    寧志恒霍然看向了周福山,再次問道:“這個消息確實嗎?”
    周福山急忙點頭說道:“確有其事,事情是這樣,政府財政這段時間確實緊張,再加上李志群在上海的資金也出了紕漏,所以他現在非常缺錢,他搞這個立泰銀行就是為了圈錢,除此之外,他又盯向走私物資,現在他從外面購買了大量的戰略物資,不知走通了什么關系,竟然從第三艦隊的軍用碼頭卸貨,在上海本地偽裝,并偷偷運往了杭州,最后的去向我還沒有摸清,不過一定是國統區。”
    說到這里,他唯恐寧志恒不相信,接著說道:“就在半個月前剛剛運走了一批緊俏的西藥,三天前收回了一批桐油,您想,桐油只有國統區里才能搞到,這一定是在勾結國黨,為他們收集戰略物資。”
    “八嘎!”
    寧志恒一拍桌案,怒喝一聲,桌上的茶杯也被震得茶水四溢,濺的到處都是!
    如此作態,寧志恒也不是完全作戲,而是心中確實惱火,周福山說的沒有錯,在上海,寧志恒花費了不少的心思,甚至殺了幾家走私的日本商人,這才收拾敲打了各家走私商會,所有的走私物資都要出售給藤原會社,整合了這些資源,他才能夠一家獨大,控制和壟斷了華東和華中地區的市場,甚至可以按照需要調整價格,操縱市場以獲取最大的利益。
    可是李志群竟然敢無視自己的存在,在上海走私藥品,卻不向自己出售,撇開藤原會社,自己干起了買賣,這不是挑釁,是什么?
    周福山和蘇越看到寧志恒的怒不可遏,頓時心中大喜,蘇越趕緊在一旁慫恿道:“確實太放肆了,藤原君,這誰不知道,在上海做這種生意,那是要您點頭的,這個李志群,是根本沒有把您放在眼里,狂妄之極啊!”
    寧志恒眼中閃過一絲寒芒,幽幽的掃向周福山,問道:“周君,你怎么知道的這么清楚?”
    周福山趕緊解釋道:“做這種生意,李志群手下的那些地痞流氓根本排不上用場,再說也容易被人認出來,所以他為了保密,就從南京挑選了一些人來做這些事情,這里面就有我的人,您別忘了,我是前任警政部長,為了防備這個白眼狼,我在警政部還是留了眼線的。”
    原來是這樣!李志群自以為做的隱秘,甚至聽從余信鴻的建議,撇開上海七十六號的所有人員,從南京警政部里挑選可靠的人員,可是這么大的動作,牽扯了這么多的人手,難免會出一點紕漏,結果問題就出在了南京方面,竟然把周福山之前暗中埋下的耳目選了進來,這兩個月來,已經把整個走私運作流程給摸了個清清楚楚。
    這個時候,寧志恒突然想到了另一件事,李志群的走私貨物是在第三艦隊的軍用碼頭卸貨,他是怎么走通第三艦隊的門路呢?以李志群的能量還不足以做到這一點,這里面必須要有足夠的人脈和關系。
    明白了!是影佐裕樹!
    李志群的名字帶個“群”字,可是做人卻一點也不合群,上位之后和各方面的關系都不太好,政界里的朋友也不多,能夠和日本軍方搭上關系的只能是影佐機關,也就是影佐裕樹和晴慶正良了,可是晴慶正良的地位較低,不足以和自己對抗,只有影佐裕樹為他撐腰,他才敢撇開藤原會社,暗地做起走私生意。
    怪不得周福山向影佐裕樹告狀,影佐裕樹卻是不予理睬,原來不僅僅是信任那么簡單,現在只怕是利益勾連,關系自然是更加穩固。
    寧志恒越想越覺得猜測不錯,心中暗罵了一聲,影佐裕樹每年從自己手里拿了多少好處,結果還是貪心不足,現在竟然自己搞起了走私生意。
    不過這也是正常,日本軍方高層涉足走私的不乏其人,只不過不如藤原會社起步早,局面大而已。
    可是大家都知道,上海是藤原會社的地盤,藤原智仁統一了上海走私市場,背景深厚,為人又強勢,所以這些人都刻意避開了上海,以免發生沖突,現在影佐裕樹這么做,就有些不地道了。
    寧志恒仔細權衡利弊,最終還是決定和影佐裕樹碰一碰,這個頭不能開,讓了這一次,在有心人眼里,那就是一個危險的信號,之后想吃肥肉的人就會接連不斷的撲上來,到那個時候自己面對的,將會是更大的麻煩。
    當然,做法上也需要有技巧,絕對不能真的和影佐裕樹撕破臉,現在影佐裕樹的影響力越來越大,不僅在軍方有足夠的背景支持,還掌控著整個南京政府,真結下仇怨,可就棘手了,必須要留有余地。
    想到這里,寧志恒對周福山說道:“你知道他們的運作方式嗎?把具體情況和我說一說。”
    周福山一聽,就知道藤原智仁這是要對李志群下手,心中大喜,他也不是傻子,從之前的一些跡象來表明,李志群的走私活動一定和身后的影佐機關有關系,所以他根本不敢向影佐裕樹匯報這件事,而是選擇向藤原智仁告狀,現在來看,這步棋走對了。
    于是周福山詳詳細細的匯報了他所知道的情況,寧志恒聽完之后吩咐道:“搞清楚下一次的進貨時間和地點,其他的就由我來做。”
    “明白了!”
    上海特工總部的主任辦公室里,余信鴻正在向李志群匯報著近期的情況:“部長,現在滬西的生意已經安穩下來,自從陳金寶一死,那些人都老實了,鬧事的人都不見了,這個月的盈利多了一成。”
    李志群下手除掉了陳金寶,嫁禍給軍統上海站,之后著實做了幾場戲,安撫了上下人心,最后再扶植了一名青幫里的老字輩做了傀儡,徹底掌控了青幫力量,這樣一來,滬西地區的沒有了人興風作浪,余信鴻也輕松了不少。
    李志群對此也是頗為得意,現在徹底收復了青幫,做起事情來就是得心應手,他笑著說道:“很好,信鴻,做生意還是要靠你們這些人,吳世財那些人是靠不住的,現在局面穩定了下來,銀行也開起來了,運輸物資的渠道也打通了,以后資金方面的事情就不用愁了,我也不用看周福山那個老家伙的那張丑臉,哈哈!”
    李志群越說越高興,這幾個月來,他把工作都放在了上海,多方籌措安排,總算是打開了新的局面,所謂手里有糧心中不慌,心里是踏實極了。。
    這個時候,在一旁的另一位中年男子,也開口說道:“部長,對周福山還是要小心提防啊,他的耳目靈通,竟然這么快就把程興廷都找了出來,要不是我多了個心眼,及時把程光廷藏起來,讓他抓到了真憑實據,可就麻煩了!”
    說話的人叫葉耀先,也是上海金融界里的業內人士,是搞經濟的專家,他是余信鴻的好友,這次組建立泰銀行,余信鴻就把他介紹給了李志群,擔任立泰銀行的總經理,為李志群管理銀行事務。

本站域名變為  www.fetkj.com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亚洲偷自拍精品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