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達成共識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寧志恒放下了電話,轉頭對司光遠說道“司君,這下你可以放心了!”

    司光遠連連點頭,起身上前,向寧志恒頷首一禮,恭聲說道“先生高風亮節,真是令人欽佩,也請您放心,我這就回去安排一切,絕不會讓您為難。”

    之后又敘談許久,司光遠才起身告辭離去。

    李志群在那邊也放下了電話,心中忐忑不定,暗自揣測,難道是讓駱興朝登門送禮的效果,要知道駱興朝回來的時候,對自己說,藤原會長對自己送去的禮物很是滿意,由此可見,這位權貴對自己的印象已經大為改觀,那這一次叫自己過去,到底是因為什么呢?

    他思慮良久,心里還是沒底,決定把駱興朝一起帶上,有什么事情,也好商量著來,于是兩個人一路快行,很快來到了藤原會社。

    木村真輝將他們領進會社,之前李志群兩次來,都是安排在會客廳,而這一次,是特意按照寧志恒的吩咐,把他們直接帶到會長辦公室。

    木村真輝敲門而入,將他們引進辦公室,二人趕緊躬身一禮,李志群首先說道“先生召喚,不知有什么吩咐?”

    寧志恒微微一笑,沒有說話,而是示意兩個人落座,這時有侍從奉上熱茶,躬身退了出去。

    這一次,李志群如釋重負,他明顯感覺到了對方表達出來的善意,心中不禁暗自高興,看來自己猜想的沒有錯,藤原會長對自己顯然親切了很多。

    此時寧志恒才和顏悅色,微笑著說道“李君,駱君,請不必拘束,你們送來的禮物我很滿意,多謝了!”

    “應該的,應該的,都是卑職應當做的!”李志群和駱興朝連聲答應。

    “好,你們事務繁忙,我就不多耽誤你們的時間了,這一次叫你們來,是有一件事情要和你們說一下,我聽說李君抓捕了中央銀行二百名銀行職員!”

    李志群一愣,向駱興朝看了一眼,駱興朝顯然也是有些意外,和李志群換了一下眼神。

    李志群輕咳了一聲,小心回答道“是,確有此事!這段時間重慶特工屢次對中儲銀行發起襲擊,我的手下也折損頗重,所以我干脆把中央銀行的職員都抓了起來,以此為人質,到現在,重慶特工們都不敢輕起戰端,效果非常好!”

    “你現在就把人放了!”寧志恒淡然說道。

    “啊?”

    “啊?”

    李志群和駱興朝聞言都是一驚,不過駱興朝自然是早有心里準備,此時不過是故作姿態。

    可是李志群卻是真的措不及防,他想要反駁,卻終究是不敢,急忙給駱興朝使了個眼色。

    駱興朝會意,小心翼翼的問道“先生,這些人都是用來挾制重慶特工的,如果放了他們,那些重慶特工一定會再次活躍,對我們繼續展開報復行動,這……”

    “這件事情已經解決了!”寧志恒揮手打斷了他的話。

    “解決了?”李志群更是摸不著頭腦。

    寧志恒也不再拐彎抹角,直接了當的說道“重慶政府已經表明了態度,愿意承認中儲幣的推行,并同意率先接收和兌換中儲幣,只要這四大銀行不再作梗,其他的銀行就沒有什么大問題,你的任務也就算完成了。

    而且重慶特工也承諾,不再襲擊中儲銀行的設施和人員,大家各退一步,這件事就此作罷!”

    李志群聞言頓時臉色一苦,他沒有想到,把自己叫來,竟然是這樣的結果,

    要知道他正雄心勃勃的想大干一場,可不想止步于中儲幣的推行,他要借此機會,更進一步,直接將四大銀行擠出上海,對國黨的金融體系實施沉重的打擊。

    可是不知重慶政府怎么走通了藤原智仁的門路,竟然答應停火,這樣一來,自己的如意算盤徹底落空了。

    他到底還是不甘心,于是壯著膽子,開口解釋道“先生,這一次我們付出了很大的代價,這才壓制國黨四大銀行,機會實在難得……”

    可是這個時候,寧志恒的臉色已然沉了下來,目光變得銳利逼人,將手中的茶杯往桌案上一頓,冷聲說道“我說過了,事情到此為止!”

    屋子里一下子安靜了下來,李志群和駱興朝頓時噤若寒蟬,不敢再發一言,藤原智仁的氣場太強,只一個壓迫的眼神就讓李志群不敢心生違抗之心。

    好半天,寧志恒才繼續說道“李君,南京政府交給你的任務,只是讓金融界接受中儲幣,現在目的已經達成,就不要再多此一舉了。

    這幾個月以來,你們殺來殺去,死傷無數,搞的金融界秩序大亂,市面蕭條,到處怨聲載道,對藤原會社也造成了很大損失,不過我顧全大局,都是任你們施為,但是現在既然目的已經達成,對方同意了所有的條件,可你還要再打下去,就完全沒有必要了。”

    李志群聞言,急忙恭聲說道“都是卑職貪功愚鈍,一切自然聽從您的吩咐!”

    他此時此刻即便有千般的不愿意,可是也不敢說個不字,他知道,在上海,如果敢違逆藤原智仁的意愿,不要說是寸步難移,只怕下一秒憲兵部隊就會沖進七十六號,自己的性命也要立時不保,這種形勢下,容不得他有半點違逆之心。

    知道李志群心中所想,寧志恒接著敲打道“李君,你急于立功表現,鞏固地位,這我很理解,可是做事太激進了,之前你在外面散布謠言,說是中儲幣發行要‘一兌五十’,結果搞的金融界人士紛紛抗拒中儲幣的推行,讓周福山無功而返丟盡了顏面,這件事情早就有人告到了我這里,我是看在影佐將軍的面子上,才把事情壓了下來,所以說,不要說我不給你機會,我對你已經很是寬容了,一切都要適可而止,事態不宜再擴大了!”

    寧志恒的這番話,頓時讓李志群后背一陣發涼,不禁滲出一身冷汗,他沒有想到他散布謠言的事情,竟然會傳到藤原智仁的耳中。

    對了,是周福山,一定是他!

    之前自己安排手下程光廷散布傳言,可是被周福山察覺,還好自己發現的及時,把程光廷送到了杭州躲避,現在看來,周福山是把這件事告訴了藤原智仁,不過好在藤原智仁沒有理睬,不然只憑借這一件事,若是追究下去,自己就要吃不了兜著走!

    他不敢再爭辯,擦擦額頭上的冷汗,連連點頭答應道“多謝先生的大度寬宥,卑職感激不盡。”

    寧志恒看敲打的已經足夠,便語氣一緩,和聲說道“現在香港的岳生愿意出面講和,我看是件好事情,李君,我知道你如今在南京政府里的處境,爭功近利也是情非得已,不過你放心,只要你忠于帝國,以后如果有機會,我會為你爭取機會,在仕途上再進一步,這也算是我給你的一個承諾,你看怎么樣?”

    李志群一聽此言,頓時心花怒放,剛才的驚恐之心,瞬間化為驚喜,能夠得到藤原智仁的一個承諾,這猶如為自己貼上了一道護身金符。

    如今他在南京依靠影佐裕樹,在上海又有了藤原智仁背書,以后的地位必然穩固,最起碼不用擔心這位權貴一味的偏向聞浩,威脅自己的地位。

    更何況從對方的話語之中,明顯有提攜之意,自己現在好歹也算是南京政府的部長級要員了,更進一步?那不是說,自己將會進入南京政府的中樞高層?

    李志群越想越欣喜,心情霍然歡暢,這一上一下,猶如座過山車一般,他馬上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挺身立正,高聲說道“蒙先生的青睞,卑職感激不盡,以后唯先生之命是從!”

    寧志恒的這一放一收,立時將李志群拿捏的服服帖帖。

    等李志群回到七十六號,馬上下令釋放了所有銀行職員,并停止針對四大銀行的一切行動。

    上海租界一處茶館的雅室里,萬木林正在和陳鴻池低聲交談著。

    萬木林舉杯相邀,鄭重的說道“陳站長堅守敵后,戰斗不屈,做出這番局面,萬某是欽佩之極,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陳鴻池舉杯相應,抿了一口茶水,這才苦笑道“木林哥,慚愧啊,這一次苦戰三個月,不僅是損兵折將,到最后卻是勞而無功,這么多的兄弟都白白犧牲了,現在還要請你們來收尾,唉……”

    陳鴻池的心情沮喪可想而知,損失如此慘重,任務還沒有完成,總部雖然也清楚他的難處,可是畢竟任務失敗,在電文中自然也是嚴加訓斥,這更讓陳鴻池意志很是消沉。

    萬木林也是嘆了口氣,將一旁的皮包放到桌案上,推到陳鴻池面前,說道“陳站長不必自責,敵強我弱,哪能事事順心,這是岳生哥讓我交給陳站長的,錢不多,只是一點心意,這一次處理首尾,還要請陳站長多多配合。”

    陳鴻池一愣,眼中閃過一絲感激之色,他現在困難重重,缺人手,缺武器,更缺錢,得到這筆贊助,可是雪中送炭,欣喜非常!

    伸手接過皮包,也沒有打開,嘴里連聲道謝“多謝,多謝,陳某承情了,日后定有所報!”

    萬木林擺手笑道“都是小事,不值掛齒,陳站長,我們現在說一下正事!”

    “好,我洗耳恭聽,一定配合!”陳鴻池正襟危坐。

    “現在我們已經迫使李志群,釋放了所有人質,同時也承諾,不再對四大銀行進行襲擊!”

    “什么?”陳鴻池不禁詫異不已,他緊盯著萬木林,“你們是怎么做到的?”

    現在的情況對己方極為不利,李志群一定會步步緊逼,想要他停手,放過這個大好機會,又豈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可是對方剛回到上海,就輕松做到了這一點,這讓陳鴻池萬萬沒有想到,難道岳生的名頭就這么好用嗎?

    萬木林擺手一笑,解釋道“是岳生哥花重金,走通了藤原智仁的關系,這才讓李志群放了人。”

    “原來是他!”陳鴻池恍然,在上海,不論是軍方,政界,還是商界,都要遵從一個聲音,那就是日本頂級權貴藤原智仁,也只有他說出話來,李志群才會這么痛快的放人。

    不過這個日本人生性高傲,難以接觸,岳生能夠搭上這層關系,也算得上是神通廣大,手眼通天。

    “不過,作為交換條件,四大銀行也必須承認中儲幣的推行,這方面自有總部協調,我們不用管,現在要說的是你這一方面,也就是說你們不能再針對中儲銀行進行襲擊,從現在開始,雙方不再相互襲擊報復。

    其次,我們為了打通藤原智仁的關節,岳生哥已經把他名下的產業,全部送給了藤原智仁,這些產業都在租界之內,藤原會社接收之后,你們也不得對其名下的產業進行報復和襲擾。”

    說到這里,他身子前傾,聲音放低說道“藤原這個人對我們很重要,之前我被李志群抓捕,就是他從影佐機關把我救了出來,這個人要價雖然高,可是做事牢靠,言出必行,以后我們再有了麻煩,只要肯下本錢,也不失為一條救命的渠道,不要把事情做絕。”

    陳鴻池苦笑一聲,說道“木林哥,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現在連李志群都斗不過,哪有能力去招惹藤原,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的!”

    就算萬木林不說,陳鴻池也不會平白招惹這位上海的頭號人物,不然以藤原智仁的能量,足以讓自己在租界里,都寸步難行,這絕對是天大的麻煩。

    雙方達成共識,等到中央銀行的那些職員們回到租界,四大銀行知曉之后,立時讓所有人都是驚詫不已,只有高層干部才知道其中的內情,一定是雙方達成了共識。

    第二天,藤原會社在租界里接收了岳生名下的許多產業,才有風聲傳出,整件事情的脈絡顯現出來,原來是藤原智仁收了重金,才出面擺平了此事。

    接下來的日子里,李志群和陳鴻池各自收斂人馬,恢復元氣,整個上海的治安一下子就好轉起來,這場風波總算過去,上海灘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

本站域名變為  www.fetkj.com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亚洲偷自拍精品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