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第1690 貪吃的梼杌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張逸風觀察的非常的仔細,盡管之前賈文哲給他說鐵家的煉器閣對于隱蔽措施做的非常好,但他心中還是有些不放心。

    想要精煉升級裂天之痕,一般的火焰根本不行,哪怕是地心火也是差了許多火候,只有他體內的天地靈火才可以。

    而為了保險起見,他這次決定用天地靈火榜上排名第三的幽冥鬼火。

    但使用幽冥鬼火,是一件非常冒險的事情,畢竟他因為這個已經和二十三王子結了怨,若是讓二十三王子知道自己的行蹤,他將會置身于危險之中。

    現在的他,實力雖然有了極大的提升,但跟二十三王子極其別后的勢力比起來,還是顯得有些不夠看。

    而且,幽冥鬼火是排名第三的天地靈火,就算不會被二十三王子知道,別的修士一旦知道,很可能會生出覬覦之心,徒增許多禍端。

    繞著煉器房檢查了一遍后,張逸風終于放下了心來,鐵家人并沒有在煉器房動手腳。

    在附近布置了一道隱匿陣法之后,張逸風神色一動,一道黑色的火焰瞬間出現在了他的手心,歡快的跳動著。

    “不知道這煉爐,能否承受住幽冥鬼火的灼燒?”

    張逸風控制著幽冥鬼火,緩緩將煉爐覆蓋,他的心情也陡然變得緊張了起來。

    一分鐘過去了,直到幽冥鬼火覆蓋了整個煉爐的爐身,也沒有出現炸爐的一幕,張逸風不由長松了一口氣,鐵家的天字號煉器房,果然有些門道。

    隨著幽冥鬼火的灼燒,煉爐內,裂天之痕巨大的劍身頓時錚錚響了起來,一道仿佛來自上古兇獸的獸吼聲從劍身內傳來,直擊在張逸風的心神上,讓張逸風感到一陣氣血翻涌。

    緊接著,一道巨獸虛影從劍身上涌現,正是裂天之痕的靈梼杌。

    梼杌似是不滿被束縛在劍身之中,一雙銅鈴般大小的眼中滿是憤怒之色,嘴中更是發出了震天的咆哮聲。

    當它的目光看向張逸風的時候,眼中先是露出了一抹人性化的驚懼,但隨即這股驚懼便變成了無盡的憤怒,它奮力的想要向張逸風撲過來,但當它的身體要離開裂天之痕的時候,巨大的劍身上瞬間會冒起一股紅光。

    那股紅光似乎是梼杌天生的克星,在它的拉扯之下,兇惡無比的梼杌只能一臉不甘的被緩緩拉回去,任它如何掙扎也無濟于事。

    “有意思。這是對我不滿啊。”

    裂天之痕有靈,張逸風這么久沒有使用裂天之痕,它的靈自然是不滿的。

    “別急,這一次,就是給你升級的。”

    這一次,張逸風不僅打算讓裂天之痕升級,他還想試一試到底用什么辦法,才能壯大裂天之痕的靈。

    淡淡搖了搖頭,一個玉瓶出現在了張逸風的手中。

    這玉瓶里盛放著幾滴鮮紅的血液,這是八級野獸,大地之熊的精血。

    張逸風想知道,如果一把劍已經有靈了,精煉的時候,再使用靈魂血鑄術添加不同的獸靈,會有什么反應?

    張逸風沒空去尋找活的野獸,只能退而求其次,用野獸精血來代替。

    想到就做,張逸風將玉瓶打開,一股狂暴的能量波動從玉瓶內流了出來。

    張逸風將玉瓶內的精血向爐內倒了下去,他正準備施展靈魂血鑄術,但就在這時候,讓他驚愕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原本一臉憤怒的梼杌,看到往劍身落下的野獸精血,充滿兇光的眼中浮現出了一抹即憤怒又貪婪的神色。

    吼!

    下一刻,梼杌一聲大吼,在野獸精血即將要落到劍身的時候,竟是瞬間沖了過去,將野獸精血一口吞入了口中。

    吞完野獸精血,梼杌身上的氣息驟然變得強大了一些,緊接著,它向張逸風露出了一個人性化的得意之色。

    看到這一幕,張逸風若有所思。

    他重新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一個玉瓶,玉瓶里面裝著八級中階野獸踏雪云狼的精血。

    當他將踏雪云狼的精血倒進煉爐的時候,再度被梼杌吞噬了。

    “既然你想吃,那我就讓你吃個夠!”

    野獸精血,每一滴都蘊含著海量的能量,梼杌雖是兇獸,但它總會有吃飽的時候。

    張逸風淡淡一笑,又取出了幾個玉瓶,而這幾個玉瓶里裝著的,全都都是七級初階到七級高階野獸的精血,至于八階野獸精血,本來就沒有多少,他沒有再讓梼杌吃。

    接連七瓶野獸精血倒下,結果跟張逸風想的完全一樣,梼杌似乎是來者不拒,將所有的野獸額精血全部都吞噬了。

    不過,張逸風并沒有發怒,反而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此時,梼杌吞完最后一滴精血,正想要向張逸風耀武揚威一番,但它的臉色卻是突然一變,緊接著眼中露出了一抹痛苦的神色,隨后竟是在煉爐內繞著劍身翻滾了起來。

    它顯然是吃撐了。

    但,痛苦之色沒有維持的多久,梼杌居然舒服的睡了過去。

    張逸風算是明白了一件事情,隨著裂天之痕等級的提升,梼杌的靈,似乎可以吞噬獸血。

    在服用了這么多獸血之后,張逸風感覺到,梼杌的靈有一絲絲壯大。

    但,也僅僅一絲絲而已。這說明,梼杌雖然可以吞噬獸血來壯大自己的靈,但效率卻不是很高。

    搖了搖頭,張逸風不再理會梼杌,安靜地讓幽冥鬼火焚燒劍身,在幽冥鬼火的灼燒之下,裂天之痕的劍身很快就有了要熔化的跡象。

    張逸風見狀,施展出控物之術,將擺在之置物架上的煉器材料以一種特定的順序先后投入了煉爐之中。

    待得所有材料全部融化,張逸風拿出了用深海泥做好的巨劍模型,讓溶液從出口流入了模型之中。

    待得溶液冷稍微冷卻成為固體后,他將新的“裂天之痕”放在鍛造臺上,將流星錘法用到了極致,一錘一錘的敲擊在劍身之上。

    當當當當當。

    鍛造聲此起彼伏,像是一曲歡樂的交響曲。

    在張逸風的敲擊之下,各種珍稀煉器材料,彼此相容。

    原本材料蘊含的雜質,也被打得連渣滓都沒有剩下。

本站域名變為  www.fetkj.com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亚洲偷自拍精品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