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第447章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歐陽鋒嘆了口氣,心里也擔心師妹,只是他不像傅清風這樣表露于面。
    
        傅清風轉頭看向歐陽鋒問起卿遙的傷口“她的傷是怎么回事?”
    
        歐陽鋒放下茶杯嘆了口氣,眼神變得狠厲起來解釋道“高演那個王八蛋射的,沒想到他那么狠,整只箭都快從師妹的身體里傳過去了,好在何……”
    
        歐陽鋒停頓了一下,皺了皺眉繼續說道“好在我身上帶了療效好的藥止住了血。”
    
        傅清風聽后內心憤慨,氣憤道“他怎么敢……這樣對卿遙,人是費心騙過去的,還這么不珍惜,竟然還將她打傷,高演他這是瘋了嘛。”
    
        歐陽鋒不想在回憶那天的事,搖搖頭“算了算了,不說了,我們現在不要再想其他的了,師妹說了要找個地方隱居下來,我已經著人去辦了,我們現在先安心的在這里住幾天。”
    
        傅清風同意的點點頭“只是我千面閣在北齊安插的分支現在都已經不聽我的命令了。”
    
        歐陽鋒聽到這話,突然想起來師妹曾經交代自己辦的事,就是千面閣的事,只是自己并沒有把事情辦好,一直沒有跟師妹提及過,現在既然傅清風已經知道北齊的千面閣分支叛變,那自己也沒必要隱瞞下去。
    
        “你說的這件事,師妹交代我辦過,我替你查過了,現在是一個叫呂淮義的人掌管住了北齊,他是誰你應該清楚吧。”歐陽鋒看向傅清風。
    
        傅清風心里自然清楚,嘆氣道“師門不幸啊,這個呂淮義也算是我的師弟,他是我師傅河王的的兒子是位世子,原本也是看在我師傅的面子上,讓他暫時接管北齊的分支,沒想到他竟然是高演的人,還真是世事難料啊。”
    
        一聽傅清風的解釋,歐陽鋒才記起他的師傅,千面閣上一任的閣主,他在盛年之時突然隱退,一開始江湖所有人都以為他是厭倦了江湖風雨,后來才知道他是北齊帝的親弟弟,封為河王,這件事江湖上的人大多都清楚,只是沒想到他兒子也在千面閣,現在又叛變,歐陽鋒嘴角露出一絲譏諷。
    
        傅清風倒是坦然自若,苦笑道“現在想必人人都在等著看我傅清風的笑話,看我什么時候從這個位子上滾下來,你說是不是歐陽家主。”
    
        歐陽鋒被問尷尬的笑了笑“也不盡然,我現在不也是坐在家主這個位子上嗎,咱們倆年紀相仿,想看我的笑話的人也不在少數,在外人眼里,我們都是年輕氣盛,不懂如何得掌控大局,所以才會有那么多人想看我們的笑話,但我們就偏偏不讓他們看笑話,那個呂淮義師妹讓我特意去關照了一下,但這畢竟是千面閣的事,我現在是歐陽家的家主的身份,不好參合進去,所以我只是
    
        教訓了下這個呂淮義,并沒有做出太過分的事,等我們都安頓好了,你再清理門口也不遲。”
    
        傅清風舉起茶杯,以茶代酒敬了一下歐陽鋒,客氣道“多謝歐陽家主了。”
    
        歐陽鋒同樣舉起茶杯同樣客氣道“我們兩個門派本就應該相互扶持,你又替我師妹保住了兩個孩子,我歐陽鋒再次謝過,以后我們兩派同氣連枝,相互扶持,定不會讓那些小人看我們笑話。”
    
        歐陽鋒從前一直不喜歡傅清風,可現如今他拼盡全力護住了師妹的孩子,自己對他的看法突然有了改變。
    
        在外人看來歐陽鋒說的這些話只是客氣的場面話,但卻不知道其實他是真心的。
    
        另一邊的卿遙也在乳娘的指導下,知道如何喂養孩子。
    
        卿遙看著懷里的女兒,轉頭看著床上的兒子,媚眼里盡是喜悅。
    
        乳娘在一旁也忍不住夸贊道“老奴就說這么漂亮的孩子,母親也定是位大美人。”
    
        卿遙笑了笑算了回應了乳娘的話,只是看到兒子卿遙腦子里總是聯想到何勻晨。
    
        而另一邊的何勻晨也回到了藥王谷,只是一回谷就把自己關在了藥房里煉藥,何弗君多次端著參湯過來,都被拒之門外。
    
        從何弗君與何勻晨大婚后,他們沒有一日行過夫妻之間,何勻晨始終不愿意去碰何弗君,就算何弗君有意勾引,何勻晨也只是冷冷飄了一眼就離開。
    
        從大婚后何勻晨就在藥房住了下來,這也讓何勻晨的父親一直頭疼,多次規勸兒子都無果,最后只能聽天由命,不再理會此事。
    
        只是何弗君因為何勻晨的冷落,每日都要鬧一鬧,這也讓何勻晨十分頭疼,畢竟他從來沒有對何弗君走過其他想法,只是拿她當做妹妹。
    
        何弗君站在藥房門口,聽著墨竹的托詞,面上含笑點頭應下“既然帝君不便見面,那我就先回去了。”
    
        墨竹點頭行禮,轉身回了藥房,藥房門口只剩下何弗君還有她身邊的兩個丫頭。
    
        何弗君轉身往外走,到了廊下停下腳步,回頭看了看藥房的大門口,心有疑惑轉身吩咐身后的丫鬟“去查查勻晨哥哥這幾日去了哪里,別是跟歐陽卿遙那個賤人有關系,順便查查歐陽卿遙在北齊如何。”
    
        丫鬟思量了一下說道“安插進北齊的人早已經被北齊太子高演清除干凈,但早些日子歐陽家主倒是親自去了北齊都城,不知道是不是跟歐陽卿遙有關系?”
    
        “自然是有關系,能讓歐陽鋒動身去北齊都城,肯定是跟歐陽卿遙有關系。”何弗君眉眼不屑的飄了一眼藥房大門,繼續吩咐道“你去問問墨竹,看他是否知道勻晨哥哥這兩日去了哪里。
    
        ”
    
        丫鬟彎膝行禮“是……”
    
        轉身去了藥房門口,何弗君也不便多久,帶著丫鬟回自己房間去了。
    
        等丫鬟回來時,何弗君著急的讓丫鬟快講打聽的事告訴她。
    
        “帝君身邊的墨竹嘴巴實在是緊的很,怎么問都問不出來,再加上帝君是獨自一人出的門,墨竹就說他沒跟在身邊,也不知道帝君去了哪里還讓奴婢不要多問。”丫鬟低頭垂目恭敬回答道。
    
        何弗君早知道會是這個結果,但心里還是放不下,總覺得勻晨哥哥獨自一人出門辦事,是辦的歐陽卿遙的事。
    
        何弗君眉頭緊鎖,擺擺手讓丫鬟退出去,自己坐在軟榻上思慮起來。
    
        藥房后院里何勻晨站在廊下,眼神注視著院子里栽植的名貴藥材,可腦子里想的都是卿遙那副因為手上而弱不禁風的樣子。
    
        心里有些后悔自己那夜是否對她太過粗暴。
    
        那晚自己對她那樣的羞辱,還按住她的傷口,讓她痛苦不已,不知道她心里是不是恨透了自己。
    
        就在何勻晨陷入深深自責的時候墨竹走到他的身后,恭敬的說道“帝君,剛剛夫人身邊的丫鬟過來問了帝君去了哪里。”
    
        何勻晨問道“你怎么說的?”
    
        墨竹回答道“屬下一概不知。”
    
        何勻晨點點頭“沒事少讓弗君過來。”
    
        “是……”
    
        墨竹應下后,抬頭看了看帝君的側顏,皺著眉深思后問道“帝君見上她了嗎?”
    
        何勻晨轉過頭問向墨竹“你說見誰?是卿遙?還是青女?”
    
        墨竹低下頭不敢在多問,何勻晨也明白他的心思,繼而說道“青女受傷被明日帶到了云石鎮修養,不日就回青木峰。”
    
        墨竹一聽青女受傷心頭一緊,緊著問道“她要跟小公子回青木峰嗎?”
    
        何勻晨嘆了口氣“我不知道,你要是想見她那就去見她,我不攔著你,但你要清楚,明日要了她,她就是明日的人,你不要再想其他的,明日的性子你應該清楚,他的東西就算他不要了,也容不得別人染指。”
    
        墨竹心里明白,可他還是放心不下,這么長時間未見,他心里很擔心她,知道她在高演手里后,更是多次找她但都是沒有結果。
    
        “屬下只是想親眼確認她是否安康,別無他求。”
    
        聽著墨竹的解釋,何勻晨擺擺手“去吧,看見了也就放心了,但你要牢牢記住青女現在是明日的人,要是你有別的想法,到時候別怪我救不了你。”
    
        墨竹明白帝君這是在關心自己,但自己已經下了決心,只是看看她是否安康,其他的不在多問。
    
        “屬下明白,屬下一定不會讓
    
        帝君擔憂。”
    
        說完墨竹轉身離開,直接奔著藥王谷的山門去。
    
        途中被鳳竹攔了下來,鳳竹好奇墨竹要去哪里,但墨竹一直沉著臉沒有回答。
    
        鳳竹到了藥房后院好奇的問帝君“帝君是派墨竹出去嗎?怎么叫他急匆匆的,連話都不同我講。”
    
        “你不用去管那些,你去查查歐陽鋒都去了大梁哪里,在哪里定了腳,查清楚后告訴我。”何勻晨心里還是記掛著卿遙,但他不愿表露于面上。
    
        鳳竹應下“是……屬下這就去辦。”
    
        鳳竹退下后,何勻晨轉身回到屋里,屋里的擺設竟跟云清山莊的擺設一模一樣,何勻晨徑直走到梳妝臺前,拿起桌子上放著的一根發釵,想著之前卿遙帶著發釵的模樣。
    
        何勻晨偷偷將云清山莊的一切轉移過來,除了三竹知道,剩下沒有一人知曉,抬頭看向床榻,拿著發釵走過去,坐到了床邊,將發釵放在床頭,將床頭疊好的青色床單子從床頭拿了過來,展開床單,上面一塊暗紅色的血跡,明顯能看出來這血跡有些時候。
    
        何勻晨每每看到上面的血跡,心里都五味雜陳。
    
        

本站域名變為  www.fetkj.com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亚洲偷自拍精品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