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第258章-沉迷美色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然而云薇看不到百里夜的身影,可那些記憶毫無疑問是百里夜殘留在月下美人之上的。云薇很快就反應過來,她不是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在看著這些久遠的記憶,她取代了百里夜,站在了百里夜的視角。
    “我看到了一幅畫。”云薇詳細描述了一番自己的所見,“還有一個姑娘。”
    顧憐聽罷,立刻給出答案:“那姑娘是阿綠。至于云兒你說得那幅畫,便是阿綠的成名之作。我親眼見過那幅畫的。”
    就在醉紅閣內。
    那是送魂日之前的事情了,阿綠帶了一幅畫去往醉紅閣任人品鑒,也是那幅畫,讓阿綠在金陵皇城的名聲稍好了一些,但只是一些。
    不過,顧憐記得那時候的阿綠,在滿堂喝彩中,淚盈滿睫。
    可能是激動的吧,所以那以后,阿綠才會想要進入鬼界,創造出能夠超越這幅畫的畫作來。這完全可以說的通,簡直有理有據了。
    “?這名字耳熟啊。”霽月撲騰著爬上桌子,他轉動著自己不怎么靈活的腦袋瓜,磨磨蹭蹭了好一會兒,開口道,“我想起來了,這畫不是咱們九州的畫師兮滕所作嘛。人物原型據說就是九娘娘。”
    “可能是同名?”顧憐說道。
    “不不不,按著小薇兒描述的,那肯定是兮滕的畫作,這幅畫作出來的時候,整個九州都轟動了,多少權貴想買,連宮里那位都驚動了,可惜兮滕不賣。這會兒,估計這幅畫已經被東城那位爺討要走了。”霽月無比篤定地說道,“小薇兒,你仔細想想,那畫中人,是不是九娘娘?”
    云薇合眸沉思了片刻,點頭:“確實。”
    如果說畫作同名,還有情可原。如果連畫中人都一模一樣,那就有很大的問題了。總不能萬年之前就出過一個蘇清婉,這太牽強了。
    “好了好了,我們不要想這些了。”顧憐及時制止了這場燒腦的對話,他握著云薇的手,道,“云兒,我突然想起來,今天到了去婉梨姑娘那里的日子了,我們先過去一趟,等診治完再回來想這些好不好?”
    霽月扒了扒了宣紙,應和道:“老夫剛才掐指一算,今日宜出門就醫。”
    云薇默默地看向霽月,無聲示意:你有手指這種東西嗎?
    但是云薇最終拗不過兩妖的碎碎念,和顧憐出門去了婉梨那處。
    顧憐提前和婉梨打好了招呼,所以兩妖到了門前的時候,落霞已經恭候在門口了,他們跟著落霞去見了婉梨,顧憐先一步和婉梨說了說云薇今日的情況,然后退到一旁,緊張的看著婉梨給云薇診脈。
    婉梨探完云薇的脈象,柔柔的開口:“她的身體沒事。你所說的妖氣亂流并沒有傷害到她的身體。她的精神雖然受到了波及,可她原本的精神力就足夠強大,所以不會有什么影響。你們盡管安心就是。”
    婉梨又按著上次的流程為云薇治療,送兩位客人離開后,婉梨來到書房,她瞧著正在插花的風霓裳,擺手揮退的身后的秋水:“小祖宗,你已經在我這里躲了一天了,葉梧怎么招惹你了,竟鬧這么大脾氣。”
    “不要提那個傻子。”風霓裳還在氣頭上。
    “好好好,不提他了。”婉梨順著風霓裳的話,“那就說說剛才那兩位小客人,你不是對他們很感興趣嗎?這次為何不去見見?”
    風霓裳減掉多余的枝葉,將花瓶擺在書桌上:“我是感興趣啊,那只小奶貓比我想象的來頭要大多了。不過我感興趣也沒用,知情的殷九賣關子,只肯關起門來告訴他的筱筱。我覺得他現在根本沒心思管別的。不就是出了幾天門,又不是幾百年沒見,你都不知道他現在恨不得時時刻刻都黏在蘇筱筱身上。我看他干脆直接改名叫牛皮糖得了。”
    婉梨哭笑不得地點了點她的眉心:“整個九州也就你這么光明正大的說這些話。如今四海升平,妖界也相對祥和,九爺一妖撐著天下大陣,本就擔子重。別的事情,只要不影響大局,他不愿意插手,就不插手。再說,世上的麻煩事那么多,總不能強迫他都去解決了。九爺也是活生生的妖,他也會覺得累。真把他累壞了,豈不又要再睡個千萬年。”
    “婉梨阿姐你就慣著殷九。他那哪里是累,他就是沉迷美色。”風霓裳抱怨道,“殷九一天天就知道讓我們做這干那,他就跟斷了胳膊腿一樣,呆在樂齋里面讓蘇清婉伺候。阿陰阿陽都比他勤快,樂齋要他何用!”
    婉梨體貼的給風小公主倒了杯茶,默默聽著風霓裳的一番苦水。
    顧憐則和云薇坐在家中走廊上,繼續著出門前的燒腦對話。
    云薇通過顧憐的講述,沒怎么費力的就從那一段短記憶里找出了與阿綠有關的片段。阿綠與百里夜的相遇,是在陣師閣里面。
    阿綠與其他畫師起了爭執,私底下喝了些酒,醉醺醺地走在路上,不知不覺就來到了陣師閣前。這日天氣不怎么好,陣師閣也沒有別的客人,陣師閣的小二似乎認得她,瞧她醉醺醺的樣子,就沒迎客。
    “要買什么?”小二不理她,倒是有一位從外面歸來的年輕公子站在門口看了她一眼,冷冷清清的問她,既不熱絡,也不刻意諂媚。
    阿綠被小二的態度弄得火氣正大,盡管這位年輕公子沒招惹她,她的語氣也稱不上好:“呵,我要買的東西,只怕你這陣師閣給不起。”
    “閣主,您……”不比和一個酒鬼計較,小二的話終歸在百里夜的視線下被堵回了嘴里,閣主的意思,哪能是他這種小人物能夠左右。
    百里夜看阿綠的眼神就和看一塊石頭沒什么區別,似乎他的眼中沒有什么生靈與死物的區別,他平靜地說道:“沒有陣師閣給不起的東西。”
    阿綠愣在當場,她隨即看向這個吹牛不打草稿的人,嘴角含笑,似是譏諷:“那我想要一幅畫,一幅能夠流傳千古的畫,你也能給?”
    “能。”百里夜回答。
    阿綠這會子也清醒了不少,她臉上笑意消失:“這畫需是我自己作出來的,可不能冒用其他人的畫作。你真的明白我的要求嗎?”
    “你怎么想,那是你自己的事。你要畫,我能給,僅此而已。”百里夜從袖中掏出一方硯臺,“信不信,買不買,這是你自己需要去斟酌地問題。”
    阿綠遲疑,最終還是咬咬牙,買了下來。
    附著在月下美人上的記憶碎片并不完全,這件事情的后續云薇也看不到,不過她很快從另一塊碎片里發現了這兩個人的交集。
    阿綠在用那方硯臺研墨,她神情激動地提筆作畫,但是又有些懊惱。
    百里夜就在阿綠的房間內站著,分明是個大活人在盯著自己,阿綠卻一點兒感應都沒有。云薇看著這詭異的場面,額頭冒出細細的冷汗。
    阿綠拿著她的畫作出了門,路上又遇到那些嘲笑她的人,她抿唇將新作的畫作展開,那些人頓時住了嘴,緊隨著便是恭維的話語。
    阿綠卻不知為何根本不開心,抱起畫作跑遠了。
    云薇想追上去看看,視野里又出現一位負劍而行的紅衣少年郎,少年郎似乎是被此處的熱鬧吸引了,趕過來湊個熱鬧。可誰撩熱鬧早已散場,少年郎頗為失落的嘆氣,而后,這位少年郎又被另一位青衣姑娘拎著耳朵拽走了。云薇憑直覺判斷出,那位姑娘,便是顧綺綾。
    紅衣少年郎,自然是她家這只活潑的過頭的小奶貓。
    顧憐看著云薇嘴邊的笑意,整只妖都不好了。云兒到底看到了什么?什么能讓云兒這么開心!云兒都從來沒有對著他這么笑過!
    于是云薇從百里夜的記憶中掙脫,就看到顧憐一臉幽怨的望著她。
    活像她是個負心漢。
    “云兒,你剛才笑了。”顧憐叭叭叭地倒豆子,“你是對著誰笑得?我跟你講,雖然金陵兒郎乍一看都還不錯,但是最好的還是我。你不要輕易就被他們的外表給蒙騙了,他們不值得你笑得,真的不值得。”
    這酸味云薇就算不想聞都聞到了。
    可這要她怎么回答,難道要讓她說,我是看到了你的黑歷史嗎?
    少年郎脆弱的自尊心恐怕經受不起這種打擊。
    云薇決定隱瞞一些事實:“我看到了你。”
    顧憐的大腦自動就把這一切前因后果補整齊了,整只妖就不酸了,他黏了過去:“云兒是不是看到了我大展身手的畫面,喜歡的不得了?”
    云薇艱難的點了點頭。
    良心什么的,該要的時候自然就會回來了。
    顧憐開心地抱著她轉了兩圈,就在他放下云薇的同一刻,他不顧還有第三只妖在場,按住云薇的后腦,迎面就就一個深情地吻。
    見此,霽月老臉一紅。
    云薇原本想縱著顧憐一次,本來這次她就有些理虧,可顧憐卻索求起來沒完沒了,大有得寸進尺的意思,她就稍微掙扎了一番。
    顧憐本著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原則,磋磨了好一陣子,才美滋滋樂悠悠地抱著云薇坐回椅子上,由著云薇繼續探查百里夜的記憶殘片。
    阿綠憑借那方作弊一樣的硯臺,創造出了許多在那個時代不存出現過的名作,只要她留下印記,這些都會是她的所有物,她的夙愿會輕而易舉地實現。因為百里夜不會有那個閑情逸致去點破這件事。
    可阿綠一次都沒有署過名,蓋過章。
    云薇能看出阿綠的糾結。
    阿綠在經受著良心的譴責,可阿綠又拒絕不了這些畫作帶給她的成就感,一旦體驗過眾星捧月的感覺,誰還愿意成為人人恥笑的雜草。
    百里夜一直在暗中看著阿綠的一舉一動。
    云薇又弄不懂百里夜這么做的目的。
    終于,利欲占據了上峰,阿綠帶了一幅畫作,出門前往醉紅樓。
    阿綠取得了世人短暫的認可。
    就在她離開醉紅樓回家時,途中遇上了參加花會的顧憐,他們兩個似乎總能這么不經意的偶遇在各個奇奇怪怪的場所。
    彼時顧憐正在一個攤位上和年畫老板討價還價,云薇敲了敲,顧憐看上的是一個龍年畫,老人家手藝好,做出來的年畫栩栩如生。
    顧憐憑著三寸不爛之舌買下年畫,回頭就瞧見急急忙忙穿行在人群中的阿綠,許是阿綠的臉色太差,顧憐挑眉,走了過去:“阿綠姑娘。”
    阿綠一怔,見是顧憐,臉色才好了些:“顧小公子。”
    滿城燈火下,顧憐笑意盈盈,他好奇地問了一句:“多日不見,你這是又閉關作畫了?這次作出什么驚世大作來,可否讓在下一觀?”
    你這是又閉關作畫了?
    顧憐的問話就在阿綠腦海中盤旋不去,看著少年郎純真的笑顏,阿綠忽然臉色蒼白起來,這是她的畫嗎?這無非是借她之手而出!換做任何一個人,哪怕是半點畫藝都不通的小孩子,都可以畫出來!
    只要那個人擁有那方古怪的硯臺!
    “我今日身體不適,畫作……還是等改日再邀你一觀好了。”阿綠說著推辭的話,丟下顧憐,有些失態的跑遠,她回了家,翻出來那些畫作,她盯著那些畫作靜默良久,忽然一把妖火將它們燒了個干凈。
    那方硯臺被阿綠設下了封印。
    這之后,阿綠這只妖在金陵皇城消失了好一陣子,等她再次出現在人前的時候,卻是她背著行囊,離開金陵皇城的日子。她似乎已經徹底平靜了,但是臉上再也沒有了笑意。她走出了十來米的距離,然后轉身看著這片屬于她的故土,她緩緩地動了動嘴,似乎說了什么。
    百里夜就在城內。
    一城之隔,他在城門里,阿綠在城門外。
    云薇借著百里夜的視角,看到了這一幕,阿綠在說什么呢,她是看到了百里夜了嗎?又或者是單純的在和自己的故土告別?

本站域名變為  www.fetkj.com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亚洲偷自拍精品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