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第185章 漸進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不知道過了多久,君遠的叫喊聲漸漸遠去,頭頂的雨幕卻被隔開,冰藍抬眼靜靜地看著眼前的男人。
    “他已經走了,我送你去回去吧。”
    “云澈,咳咳咳……”冰藍突然咳嗽起來,嘴角又有駭人的血絲。
    云澈一驚,立馬抱住搖搖欲墜的冰藍:“藍子!藍子!”
    冰藍沒有聽見云澈如何叫自己,只覺得眼前一陣天旋地轉,胸口像被什么重重敲擊,痛到她無法喘息。
    雨中,云澈抱著冰藍長久地沉默。
    將自己的外衣脫下披到冰藍身上,云澈疾步走入雨中,直到很久后,連他也分不清那還是不是自己的聲音:“藍子……你怎么總是把我忘記呢……”
    當冰藍醒來就只看到璃洛陰郁的臉,他看著她久久都沒有說話。冰藍知道自己的身體,原本底子就弱,特別是生完折肅后,身體更是受不起半點折騰。璃洛早就交待她這幾天千萬不能淋雨受寒,她卻任性地跑出去。
    “好了!不要生氣了,不會有下次的!”冰藍搖了搖璃洛的手。
    璃洛不看她,兀自扭頭生悶氣。
    “璃洛……不要生氣了嘛!”冰藍扯著璃洛的衣擺。
    璃洛無奈地嘆息,坐到床邊:“藍子,這是你自己的身體,你總該好好待它。真的經不起折騰了,你明白嗎?”
    冰藍笑著點頭,突然想到什么,問:“我是怎么回來的?”
    “云澈送你回來。”
    冰藍想了想,好像那時候見到的的確是云澈。
    “藍子。”
    “嗯?”
    “你有沒有覺得云澈像一個人。”
    “像誰?”
    “我們小時候住的地方對面是一家孤兒院,還記得嗎?”
    冰藍點頭。
    “里面有個c國小孩叫小兔。”
    “小兔?這名字聽著像女孩。”
    璃洛好笑道:“你小時候也這樣說,還跟那c國小孩說改個名吧,男孩子不應該叫這種名字。”
    “好像沒什么印象,然后呢?”
    “孤兒院里他是唯一一個外國孩子,所以經常被其他人欺負。因為你救過他一次,他就常跟在你身后,你去哪他就跟到哪,不過你似乎從沒去注意。后來是我見他跟著你,以為他想對你不利,就把人嚇走了。”
    冰藍想了半天,她確實不知道小時候自己身后還跟過人。
    “我真沒印象,你想說那個小兔就是云澈?”
    璃洛搖頭:“不確定。但是我昨天見云澈看你的眼神不一般,好像很久之前就已經認識你。而云澈竟然能輕易答應你和盛世集團合作,這確實讓我有些意外。董事長曾主動找過云澈,卻被他拒絕。”
    封宇集團的董事長主動找云澈都被拒絕!而冰藍一句話云澈就答應!璃洛當初也是非常疑惑。
    顯然冰藍也有些君疑:“我調查過云澈,他在c國長大,不過他在國外上的中學。璃洛,我覺得云澈應該不認識我,他是云氏集團的二少爺又怎會是孤兒院的孩子!就算他是,跟我們也沒關系吧!”
    璃洛眉頭緊皺:“我只是覺得這人不簡單。如果真是孤兒院的孩子,卻一躍成了云氏集團二少爺,如果他是小時候成天跟著你的孩子,為什么現在對你隱瞞。假如這些都是真的,可見他的心思太過深沉。”
    “你想多了,先不說這些是假的,就算是真的,云澈不想讓人知道自己曾在孤兒院呆過,也是很正常。我們當初不也睡過大街,餓過肚子,現在你還是瑞士的王子殿下呢!”
    冰藍的調侃,讓璃洛倍感輕松:“藍子,我喜歡你現在這樣跟我說話,就像以前一樣。”
    冰藍一怔,是啊,多久沒有這樣輕松地交談了,因為璃洛越來越難測的心,讓冰藍總是下意識地逃開他,他是瑞士高高在上的王子殿下啊!手里握著的可是實實在在的權力!她親眼目睹他如何處理背叛自己的手下,又看著他怎樣將瑞士的大殿下一步步扳倒,最后璃洛身邊能跟他爭王位的人幾乎都被鏟除干凈。
    那樣的手段,冰藍想起來就會忍不住發抖。
    “那我以后都這么說,你不要在我面前擺王子架子。”
    璃洛的眼中閃過欣喜,臉上卻依舊淡淡:“好!我們明天回國,你今天好好休息。”
    冰藍一怔:“怎么這么突然。”
    “那邊有急事。再說,你生病這段日子已經耽擱很久。你離開瑞士已經有半年,再不回去,董事長恐怕要親自來c國。”
    冰藍抿唇皺眉。現在還不確定父親知道多少,的確該回去探一探口風。父親既然知道君遠還活著就一定會有所行動,她能做的就是該趕回去阻止父親做傷害君遠的事。
    “殿下!折肅少爺不見了!”門口有人著急地稟告。
    冰藍震驚地抬頭,璃洛已經先一步問:“好端端的!怎么會不見!什么時候不見的!”
    “剛才少爺嚷著要吃甜品,屬下安排人去買,回來折肅少爺已經不在房里!”
    “甜品?折肅根本不愛吃甜食!”冰藍著急:“去酒店的監控室,把視頻都調出來,看他有沒有出酒店!”
    “是,小姐!”
    冰藍剛起身,就感覺眼前一陣天旋地轉,璃洛忙扶住她:“你這樣怎么出去找人,在這好好休息,我一定會把人找回來。”
    “怎么找!折肅為什么突然說吃甜品,分明是故意支開他身邊的人!他小小年紀,多深的心思,我們倆都知道!你說他這是在干嘛!”冰藍氣惱。
    “也許他只是一時貪玩。”
    “折肅是你看著長大的!他什么時候貪玩過!該不會……”冰藍突然想起君管家來的那天,折肅堅定地問自己:他為什么叫我小少爺,他的少爺是不是我爹地。
    見冰藍臉色越來越難看,璃洛也跟著緊張:“你想到什么了!”
    “遭了!”如果冰藍沒猜錯,折肅一定會去前臺問上次那坐輪椅的老爺爺是誰,那說明,今天折肅的離開,真的是蓄意!
    “到底怎么了!”
    “我君疑折肅去找君遠了!”
    璃洛震驚莫名:“折肅為什么去找他?”
    “我現在解釋不了!我們去前臺問問就知道!”冰藍全身都無力,根本連走路都成問題。璃洛清楚冰藍一定會親自出去找人,俯身干脆直接把她打橫抱起。
    冰藍驚呼一聲,璃洛卻認真道:“找折肅要緊,況且我是你的未婚夫。”
    冰藍修長的睫毛微微顫抖,她勾住璃洛的脖頸輕輕“嗯”了一聲。
    璃洛抱著她大步走出門,冰藍的臉貼在璃洛的胸口,聽著那有力的心跳聲,恍惚回到了從前。他有多久沒抱過自己,從他成為王子之后,他就再也沒有抱過她。他是瑞士的王子殿下啊!在瑞士的一舉一動,多少民眾在關心著!
    她只是個殘花敗柳,心不是他的,連身體也不是他的,她有孩子,還是別人的。可是璃洛呢,不僅從未碰過女人,連整顆心都放在她身上。從小到大,他對她從沒變過……冰藍有時候想,自己真的不該貪戀君遠,眼前的男人為她付出那么多,她為什么總是不肯接受!
    她知道,她是對不起他的,等回國,她一定要努力忘了君遠,努力讓自己接受他,安安分分做他的王妃。
    想到這里,冰藍的腦海終究是劃過那張冷峻的臉,琥珀色的迷人眼眸。她的心又抽痛了,忘了他,忘了他!冰藍想到這里,只是更加緊地摟住璃洛。借著璃洛身上淡淡的香氣,她希望能沖散腦海里的那個人的身影。
    璃洛的腳步一頓,感覺君里女子對他依靠,嘴角忍不住咧起一絲笑容。他真的希望時間能夠在此刻停留,讓他永遠抱著她,跟以前一樣,她這個時候只是屬于他一個人。
    見到璃洛,前臺的幾個女招待愣了半響,因為璃洛的高貴氣質實在是讓任何一個女人見了都會傾倒。
    “是的!有個小孩來過!”其中一個女招待先反應過來。
    “是說你們的孩子吧!那個小折肅,我們都認識。他來問我們上次找尋小姐的老先生是誰。”另一個女招待說。
    “哎呀!小折肅啊!你們的孩子簡直太俊俏了!長大可了不得!”
    對于招待員誤會折肅是她跟璃洛的孩子,冰藍只是呵呵干笑:“那你們怎么告訴他的?”
    “我們不知道那老先生是誰,所以只跟折肅說他姓君。”
    聽到這里,璃洛的眉頭已經緊皺。
    冰藍更是煩躁不已,姓君的,冰藍身邊就只有君遠一人。折肅當然知道自己的媽咪不會隨便跟哪個男人在一起,為什么跟那姓君的在一起,恐怕折肅心中的答案已經很明確。
    “不用找了,等找到答案,他會回來的。”冰藍疲憊地閉上眼。
    “我迷路了。”盛世集團門口,折肅仰頭望著呆愣的君遠。
    君遠半響都說不出話,實在沒想到這個孩子會突然出現在他面前,為什么他心中是狂喜的?即使沒有見到這孩子,也沒見他想到他。
    公司門口陸續走過的人都詫異地看著門口這一大一小。
    “這是總裁的孩子?”八卦甲問。
    “怎么可能!總裁哪里有那么大的孩子!好像上次跟那瑞士王子一起來的公司,那就是尋冰藍身邊的。”八卦乙回。
    “尋冰藍的?”
    “不可能吧!她孩子都能走路了,總裁怎么還會接受她!”
    “……”
    君遠低頭看著腳下的孩子:“你這么巧,迷路迷到這來了。尋冰藍呢,你們現在住哪了!”以前的地方君遠早就去看過,尋冰藍已經搬走。剩下的可能性就是跟瑞士王子住在酒店,這一點他很不愿意承認,更不愿意去面對尋冰藍是否真的跟那王子住一起。
    “你明明知道冰藍住哪,為什么還要問我?我迷路了,你送不送我回去。”折肅問。
    這小子敢這么跟他說話!君遠真是好笑了。
    “你迷路,為什么要我送。”
    “不送嗎?那你不要后悔,我走了。”折肅半點面子也不給君遠,小身子掉頭就走。
    “喂!”君遠真是瘋了,這母子倆怎么一個比一個難對付!他裝成不經意地看了看四周,大門口的八卦女們也裝成沒看見他們,兀自走進大門。
    “行了!我送你回去!”君遠一個跨步抓住折肅的后領往車子旁拖。
    折肅被他架空著,只能亂蹬著腳,腮幫子鼓起:“你都是這樣子不溫柔嘛!所以冰藍才逃開你,跟璃洛哥哥急著回瑞士!”
    君遠腳步一頓,依舊抓著折肅的后領,卻把他舉到自己眼前:“尋冰藍要回去?”
    折肅琥珀色的眼睛盯著君遠:“你真是沒用,冰藍向著你,你都留不住她!現在她回到璃洛哥哥身邊,你都是活該!”
    君遠皺眉:“你小小年紀懂什么!”君遠把折肅塞進副駕駛座,親自開動車子。
    “我知道的比你多,你真蠢。”折肅拉過安全帶扣了半天沒扣進去。
    君遠眼角跳了跳,探過身子給折肅系安全帶:“你要記得,這是在我的地盤。萬一你惹怒了我,我隨時把你丟出車。”
    為君遠這小小的動作,折肅修長的睫毛顫抖了一下。君遠顯然注意到折肅的小動作,以為自己嚇到他,頓時放柔了聲音:“所以你,安分點,給我乖乖閉嘴,我才能保證不把你丟出去。”說完君遠就懊惱,明明是想哄那孩子,偏偏說出的話還是這樣嚇人。
    “我現在好像不是很討厭你。”折肅突兀地說。
    君遠挑眉:“是嗎?”
    “你不該高興嗎?”
    “……”尋冰藍沒那么自戀,這小家伙怎么那么臭美!到底像誰啊!想到這里,君遠的眼神變得陰郁,還能像誰,當然是像他父親!
    頓時君遠的周身都散發了陰冷的氣息,不論折肅說什么,他都已經聽不見。
    一到酒店門口,君遠就下逐客令:“到了,下去吧。”
    折肅盯著君遠:“我要你抱我下去。”
    君遠好笑:“我不會抱你,你趕緊回去,尋冰藍見不到你會著急。”
    “你是擔心冰藍會著急?”
    君遠努力:“我擔心那種女人干什么!”
    “冰藍是怎樣的女人?”
    怎樣的女人?君遠一時搭不上話,他也不知道尋冰藍是怎樣的女人。惡毒嗎?用那樣的方法對待demer,她比誰都要惡毒!畢竟demer作為他的秘書跟了自己那么久,現在竟被自己喜歡的女人害成這樣!他心里是怎樣的滋味,又怎能三言兩語說清楚。
    他不恨了,不恨尋冰藍偷他的合約,畢竟冰藍是為了公司好。可正是因為這樣,君遠更加無法看清她到底是怎樣一個人。明明是封宇集團的大小姐,為什么屈尊降貴,甘愿在他公司做一個小秘書!分明已經有未婚夫,為什么還要接近他!
    怎樣的女人,她到底是怎樣的女人!偷走了他的心,卻要這樣輕易地一走了之!想到這里君遠又是恨冰藍的,但是他更恨自己竟被一個女人左右了心情!

本站域名變為  www.fetkj.com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亚洲偷自拍精品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