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第122章 第一百二十二章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展覽會即將結束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了, 賣出了最后一張票, 季維低頭專心整理售票處。

    正在這個時候, 他聽到一陣腳步聲, 他抬起頭, 下意識說:“對不起,今天的票都賣完了。”

    “賣完了?”陸慎行走到他的面前,輕聲問道。

    季維看到陸慎行愣了一下, 開心地點了點頭。

    不知道為什么, 今天的票賣得出乎意料地順利, 參觀展覽會的人數突破了一萬人。

    這時app也傳來消息。

    ——恭喜大家完成最后一期任務!任務完成獎勵神秘禮物!

    神秘禮物?

    季維還在想神秘禮物是什么的時候,男人忽然伸手,摸了摸他頭的貓耳朵, 慢慢悠悠地問,“這個賣嗎?”

    他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頭發,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一個發箍, 摘下來后發現是個毛絨絨的貓耳發箍,他的臉頓時紅得發燙。

    

    

    

    季維紅著臉把貓耳朵遞給了陸慎行:“不用買,給你了。”

    他伸出的手懸在半空中, 男人沒有接, 而是緊緊地握住了他拿著貓耳的手, 注視著他說道:“嗯, 給我了。”

    他的心驟然停了半拍,耳朵漸漸也紅了,害羞地跟著陸慎行一起牽著手往回走。

    

    

    

    他們回到店鋪,店里的門和燈居然是開著的,季維有點疑惑,他明明記得走的時候關好了門窗的啊。

    柯鎮羽一臉嚴肅:“這進小偷了吧?”

    馬立清老爺子隨口一說:“好的不提壞的提。”

    柯鎮羽有小脾氣了:“我提一提怎么了,怎么你是導演嗎,說不讓我說話就不讓我說話?”

    眼看著又要吵起來,季維立馬轉移話題:“你們看!那不是陸院長嗎?”

    果然,大家的注意力都被抱著抽獎箱的陸院長所吸引,柯鎮羽和馬立清都忘了拌嘴的事。

    陸院長笑著說:“箱子里裝著最后一期任務的獎勵,大家可以過來依次抽取。”

    趙越還記得上次陸院長送的神秘禮物是小蛋糕,他十分懷疑箱子里的東西加起來都不值什么錢,故興致寥寥。

    大家都不愿意第一個抽獎,季維覺得自己抽獎的運氣向來不錯,走到陸院長的面前抽出了一張紙條。

    “打開看看。”

    柏燁興奮地說。

    季維打開紙條。

    ——全套故宮文創產品。

    “運氣也太好了吧。”趙越深深震驚了,他不禁也有點躍躍欲試。

    但被柯鎮羽搶了先,柯鎮羽抽出紙條,打開一看眼前一亮,居然是一套價值不菲的紅酸枝家具。

    彈幕酸了。

    「柯老頭手氣為什么這么好,我好酸我好酸我好酸!」

    「節目組要大出血了」

    「看來手氣和人品并沒有什么直接聯系」

    大家抽中的禮物都價值不菲,只除了趙越,他只抽中了一套藏品圖鑒。

    趙越:…………草,心態崩了

    他看著蕭池手里的故宮講解機器人十分心動:“機器人還要充電,哪有圖鑒直接翻著方便。”

    他一邊說著一邊就要交換紙條,沒想到被蕭池攔住了,蕭池把兩張紙條都握進趙越手上:“趙前輩說得是。”

    趙越咳嗽了聲:“算你識相。”

    「……娛樂圈等級觀念這么嚴重的嗎,感覺蕭池被趙越欺壓得好慘」

    「你小點聲,趙越粉絲馬上就要到了」

    「蕭池就是臉皮太薄了,該多跟柯老頭學學」

    趙越成功收獲機器人后,不死心地從陸院長手里要來抽獎箱,想看看里面都有什么,為什么大家的禮物都比他好。

    陸院長勸道:“你還是別看了。”

    趙越依然打開了抽獎箱,一張一張地看,發現里面的紙條價格全都上十萬!

    只有他是一套三百塊的圖書。

    陸院長把抽獎箱收拾好,嘆了口氣:“說了別看,干嘛要自取其辱呢。”

    趙越:…………自閉了

    「陸院長我愛了,好直接」

    「院長也很暖啊,我還以為是大家的運氣好,沒想到箱子里全都是貴重的獎品」

    「嗚嗚嗚嗚嗚我更舍不得故宮小店結束了」

    大家抽完獎,就準備去超市買東西了,因為威爾遜的親戚們拒絕了報酬,只能請他們吃一頓。

    今晚的主廚是廚藝最高的馬立清老爺子。

    他指定要柯鎮羽給他推購物車,不然就拒絕下廚,柯鎮羽只能不情不愿地答應了,兩個小老頭推著車買菜。

    季維也和陸慎行一起逛超市,把該買的菜品買好后,他看到左側的零食區,停住了步伐。

    他還沒想好要不要去,陸慎行順著他的目光望過去,像是能察覺他內心的想法般,推著購物車向零食區走去。

    他立馬跟了上去。

    一整天都吃的面包,季維購物欲格外旺盛,買了燒烤味薯片、烤肉味薯片……還有西蘭花味薯片。

    可樂也要買。

    他抱了四五瓶可樂在購物車里。

    季維忙著買零食的時候,沒注意陸慎行看著這些不健康的零食,微微挑起了好看的眉。

    男人正想開口,忽然瞥見不遠處蕭池和趙越你一袋我一袋地往購物車里扔薯片,他抿了抿唇。

    他比季維大九歲,既是伴侶,也是兄長。

    他總想好好照顧小朋友,看著他慢慢長大,可季維一直是很懂事的孩子,沒必要太過約束。

    季維感覺到身邊的男人停住了腳步,后知后覺地發現自己買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他不好意思地說道:“我放回去些。”

    然而男人斂了斂眸,從架子上依次拿下他選過的薯片,放進推車里:“你喜歡的,我也喜歡。”

    季維怔了一會兒,低頭“哦”了一聲,如果不是在直播,他想在他愛豆臉頰上親一口。

    「嗚嗚嗚嗚嗚甜死了,我已經說煩了」

    「真的是最后一期節目了嗎,好想一直看著他倆甜下去」

    「不想結束,超大聲」

    季維他們買菜回去,一起在廚房里忙活,做了火鍋、川菜還有粵菜,菜肴擺了滿滿一長桌,在店外都能聞到香氣。

    威爾遜的親戚們吃得很開心,柏燁去外面買了幾大箱啤酒,有的喝醉了還開始跳舞,一直到晚上十二點宴會才結束。

    馬立清老爺子也有點喝醉了,拿出了紙和毛筆,勾勒出一幅故宮小店,還在空白處畫上了自己。

    他還要畫,寧清接過筆也畫了一個自己,馬立清老爺子笑得很開心:“大家都來畫吧。”

    只有彈幕紛紛心疼。

    「馬立清老爺子的畫啊!就這么畫殘了」

    「圖個高興嘛,馬立清老爺子也不是在乎錢的人」

    「要是大家都畫上,我覺得還是蠻有收藏價值的,不過肯定不會賣啦」

    寧清把筆遞給季維,嗓音里帶了醉意:“舅舅,畫。”

    季維:…………寧老師是不是醉了

    他轉頭看向陸慎行,男人的表情沒有絲毫波動,淡淡地說了句:“我外甥。”

    他終于知道為什么之前寧清上節目的時候,對他一口一個“您”的了。

    季維壓下心底的震驚,接過筆,在上面也畫了一個自己。

    只是很簡單的幾筆,比他之前節目上畫的任何一幅畫作都要隨意,可馬立清老爺子卻第一次夸了他:“畫得不錯。”

    “謝謝。”

    他放下筆,隱隱察覺到自己現在的繪畫思路應該是對的,情感的表達比技法更重要。

    葉朗的畫便是如此,站在葉朗的畫前會不自覺被濃重的情緒所包裹。

    ——帶人走進葉朗的世界。

    他畫完畫,想著自己是長輩,不能平白聽人家一句“舅舅”,于是偷偷在寧清的口袋里塞了一個紅包。

    

    

    

    小貓們在季維褲腳旁蹭著頭,也想上讓季維把它們畫在紙上。

    可陸慎行在季維的身邊畫了一個自己,畫上的他們離得緊緊的,一只貓也容不下,更別說四只了。

    季維只能把小貓們畫在了屋頂上,齊齊整整地冒出四個毛茸茸的小腦袋。

    趙越畫得很急,一畫完就拉著蕭池慌慌忙忙地出門了。

    因為海邊的煙火開始放了,無數絢爛的煙花升至空中,驟然綻放,發出巨大音浪。

    直播結束后,季維和陸慎行也去了海邊,焰火照亮天空,火光倒映在海水之下,像是整個幽暗的海洋都在燃燒,充滿了不真實感。

    他忽然覺得這幅景象有些熟悉。

    想起來了,是圣倫斯夏日煙火大會,他們也站在海邊看煙火,他依稀記得陸慎行對他說了什么,可那時煙火聲太大,沒有聽清。

    他忍不住問:“煙火大會的時候,你想和我說什么?”

    男人靜靜地看著他,沒有說話。

    季維覺得自己的問題實在是強人所難了,幾個月前的話,怎么還會有人記得。

    他正想收回這個問題,陸慎行平靜地回答:“是我喜歡你。”

    “一直都很喜歡你。”

    季維的心猛地一跳,沒有想過會是這個答案,他問了所有戀人都會問的一個問題:“為什么會這么喜歡我?”

    陸慎行慢慢開口:“拍時被鋼筋砸到了背,在醫院里躺了六個月。”

    男人的口吻輕描淡寫,他也知道這件事,但季維的心口還是驀地一疼,那該有多難受啊。

    “醫院病房很緊張,我住的那間病房只有一扇狹窄的窗戶,采光并不好,窗外也只有空落落的庭院。”

    陸慎行繼續說著,“我從第一片銀杏葉落下看到銀杏葉落滿庭院。”

    他默默聽著,忽然男人轉頭,溫柔地看著他:“有一天,那么小的窗戶外,有個畫畫的少年出現在了光里,他看起來很孤獨,像是沒人能走進他的世界。”

    “但那個時候我就在想,他會是我的伴侶。”

    是他去北京看病的時候。

    原來他們那么早就相遇了嗎。

    遠在他以為的第一次見面以前。

    季維驚愕地抬頭。

    陸慎行停下腳步,注視著他問了句:“我可以吻你嗎?”

    這么鄭重其事地問“可以吻你嗎”,季維的臉一下子就紅了,雖然早上才說過今天不能接吻,他還是害羞地點了點頭。

    緊接著——

    溫熱的吻落了下來。

    季維被吻得全身發軟,暈乎乎地抱住了陸慎行。

    在絢爛的煙火里,男人吻著懷里的少年。

    ——無比認真。

本站域名變為  www.fetkj.com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亚洲偷自拍精品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