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d65、是什么事情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出了雜貨鋪,任海漫無目的的走著。
    本來感覺接近了答案,在聽完馬師傅說的消息之后,感覺距離真相又遠了些。
    任海想過,馬師傅有可能只是唬他一下,讓他不要打手弩的主意。
    但這種的真實性又有幾分呢?
    任海更傾向于馬師傅說的內容是正確的,先不說馬師傅沒有騙他的理由,就單單是那種表情,就不像是假的。
    如果要騙他,完全可以換一個理由。
    這么說,克隆人與人類之間的交易,很有可能就是來自于督察部內部,這是一方面猜測,畢竟只有督察部的章子才能定制那種特殊箭矢。
    難道說是督察部再跟克隆人合作,像章子這么重要的東西,絕對不容易得到。
    那么只有可能來自于督察部的高層!
    可這么做對督察部有什么好處?就算是為了排擠情報部,也應該讓對方背鍋才是。
    當然,不排除督察部內部插入了克隆人的眼線。
    也可能是督察部的高層跟克隆人之間達成了什么協議。
    這個消息,簡直是讓任海頭疼死了。
    對了,任海想到了一個人,楊藝,將這個消息想辦法透漏給他,這樣就可以讓楊藝頭疼了。
    想到就做,一旦猶豫一下,這件事情就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時候了。
    任海朝著城門口走去。
    “唉...任海,你來一下。”剛準備到那些守衛那里說一下,任海就被叫住了。
    叫他的是沈姨,不得不說,沈姨的雜貨鋪距離城門很近,雜貨鋪子的這條道,就是通往城門的。
    沈姨今天看起來很高興,叫住任海的時候,嘴角還帶著一些笑意。
    按理來說,沈姨的雜貨鋪被燒,里面這么多東西,這要多少錢啊,沈姨居然不傷心,如果換個人,恐怕就要崩潰了吧。
    按照任海所知道的這些店鋪,發生這大火,只有沈姨損失最重。
    比如說補給站的老王,那可是有東家,這個損失跟他沒有直接的聯系,藥店,背后也是有東家,像什么鐵匠鋪,里面本就是金屬,最多重新加工一下就行。
    像沈姨這種雜貨鋪,本來就屬于那種囤貨為主,各方面種類很雜,而且雜貨鋪是屬于沈姨私人的。
    想了一會,沈姨再次叫了一聲:“想啥呢?”
    任海收回思緒,沒再糾結,這點損失,對于沈姨來說,或許不痛不癢吧,那么問題又來了,她在這開鋪子的原因是什么?
    任海捂了一下額頭,暗自覺得自己想的可真多,人家的事情,跟他有什么關系。
    “唉,這就來。”任海抬起腳,直接走進了雜貨鋪。
    沈姨并沒有像之前那樣,將門關上。
    “沈姨,這么開心,是那個人治好了么?”任海問了一句,很隨意。
    “我開心,當然是因為別的事情,至于你猜的這些,只是你自己瞎想的罷了。”沈姨看了任海一眼,這小子,一天天的,光知道套話。
    “那可能是我多想了。”任海一語帶過。
    沈姨如果大大方方的承認,他到不一定會這么想,但沈姨越是掩飾,就越能說明自己的猜測沒有什么問題,不說完全猜對,但大體上的思路,應該是沒什么問題的。
    “好了,叫你過來,是把地契給你。”沈姨從柜臺下面,拿出了一個小紅本子,這是夏朝頒發的地契。
    說是地契,實際上不完全正確,它更像是一個小本子,有巴掌大小,任海看了一眼,上面寫著不動資產四個字。
    任海從沈姨手里面接了過來,直接放在懷里。
    “多謝了。”
    “怎么?不看看么?”沈姨問了一句。
    “不了,我又不懂,反正沈姨你也不會騙我,對了,具體在哪個地方。”
    “具體的地方,回頭整理好之后,帶你去看一下,這樣,明天中午,你過來,我帶你去。”沈姨大致確定了一個時間。
    說完后,沈姨看了任海一眼,總感覺最近他變了不少。
    “嗯...那把唐刀呢?怎么沒見你帶在身上。”
    “放家里了,不說這個還好,說起這個,我差點因為這把唐刀再也回不來了。”任海一股氣把問題說的嚴重了呢,說不定還能從沈姨嘴巴里問到些什么。
    到底是自己用的武器,還是搞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比較好,一直這么模模糊糊,總感覺很不安穩。
    “怎么?發生了什么事。”
    任海從沈姨的臉上,看到了一些別樣的表情。
    果然,這件事情絕對有問題。
    “就是碰到一個叫楊藝的人,他居然還認識你,差點把我削了。”任海回想起來,還有些心有余悸。
    當時楊藝那種背后的凝視,讓他感覺到了來自靈魂的戰栗。
    “那個小子,沒事了,你說我名字,他鐵定不動你。”沈姨松了口氣。
    “沒錯,就是說了你的雜貨鋪,他就沒有動手了,你們啥關系。”
    “沒什么關系,行了,你可以走了。”對于這個答案,沈姨顯然是拒絕的。
    任海離開了雜貨鋪,他沒有再追問,即使在追問下去,沈姨也不會告訴自己答案的,從一開始就沒準備說,無論自己怎么問,都沒有用。
    不過,越是這樣,就越能說明一些問題,莫非沈姨也跟楊氏有什么關系?或者說是跟楊氏保持友好關系?
    楊氏,沈氏,這樣么?
    不過,這一切都只是猜測,根據楊藝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再加上沈姨的態度,這沈麗,不單單是信封城內背靠大人物,很有可能是更加龐大的龐然大物。
    那么這次讓自己采的變異草藥,救的又是誰?
    想著想著,任海就已經到了城門前。
    任海心中有些疑問,自己說要見楊藝,會有人信么?
    管他呢,先問問再說。
    “站住,什么人?”守城的士兵攔住了任海。
    果然,這些人不認識自己。
    但來都來了,難不成直接走么?這顯然不符合自己的性格。
    “我想見你們的總司。”任海試探性的說了一句。
    “大膽,總司是你想見就見的么?快點離開,要不然就地擊了。”守城士兵眼中透漏一絲疑惑,這個下等公民,怎么會這么大膽。
    別說是集鎮的,就算是信封城內的居民,都不敢這么問,或許這就是無知者無畏吧,不過他并沒有嗜殺的個性,也就沒必要這么激進了,勸退為主。
    任海一副理應如此的表情,轉身離開,不太對啊,之前楊藝好像說...對了,士兵根本不認識自己啊,但應該知道名字。
    任海轉過身:“任海想見他。”
    那個士兵愣了一下,任海,好熟悉的名字,愣了一下,好像的確是接到過這么一個命令,就是任海這個名字。
    “好,稍等,我去匯報。”士兵說完后,轉身朝著城內走去。
    任海在外面等了起來,沒過半小時,任海就看見了楊藝的身影。
    相較于之前,此時的楊藝顯得很嚴肅,甚至有些焦急,這可不像是之前那種充滿自信,運籌帷幄的樣子。
    難道是發生了什么事么?
    “怎么?想通了,要來我手下么?我給你個職務,可以自由進出信封城,工作時間按照你的時間來。”楊藝緩緩出口。
    這個條件很優厚,簡直是跟開后門一樣。
    任海一瞬間都想答應了,但想了想,張了張嘴吧。
    滴!任務:協助調查。
    一瞬間,任海愣住了,這特么協助調查是什么意思?貌似剛剛只是楊藝給了優厚的條件,并沒有提出邀請調查什么的。
    難道說,楊藝給出這個優厚,只是想讓自己配合調查?楊藝又有了什么新的發現?
    下意識中,任海想拒絕,畢竟,這很危險,可小智給的任務,不接又不好,雖然沒有給出硬性要求,但根據小智的尿性,如果不接受,懲罰要么是什么記憶重置,要么是什么嚴厲的懲罰。
    “對了,隨著我的調查深入,這件事情隱隱之間跟你妹妹還有些關系。”楊藝看見任海一直在想著什么,繼續說道。
    他這次之所以想把任海拉過來,就是因為,想通過任海繼續查出一些什么蛛絲馬跡,涉及到黎夢,別說是任海,就算是楊藝,都很奇怪,怎么會跟黎夢有關系?
    想了想,自己之前好像也查不到任海的資料,這件事情,遠比他目前知道的這些要復雜。
    “我妹妹?究竟是什么事情?”任海頓時緊張了起來,一旦涉及到妹妹,任海就變得比較急切,萬萬不可以讓妹妹有什么危險。
    “走吧,跟我進城。”楊藝看了看周圍,又看了任海一眼。
    任海一瞬間明白了,這是有些東西,不能在這里講,需要找一個沒人的地方。
    任海跟著楊藝進了城,剛踏入信封城,就看見了城里建筑的宏偉,那天晚上,被蒙上頭套,完全看不清城里的景象。
    如今,正是大白天,還沒有任何限制,自然看得清城里的樣子。
    一路跟著楊藝走著,任海看見了磚房,二層小樓,多層小樓,這些只有聽說過,當自己看見,才覺得,原來是這么漂亮。
    完全不像是集鎮,拉屎都是隨地解決,到處都是生活垃圾,那種惡臭,都是常事。
    看著任海一臉羨慕,從沒見過的樣子,楊藝下意識的覺得,自己家族的資料庫是不是出了什么狀況,但想了想,這絕無可能。
    或許,就連任海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想到這,楊藝也想通了些。
    不過,或許還真的有可能從任海身上得到些什么消息呢。
    任海一路上,東看看,西看看,這些東西,可是沒怎么見過。
    “咦?怎么會有一個下等人進城?聽說他們一身的細菌。”路過的兩個人中,有一個人滿臉的嫌棄,經過任海身邊的時候,離的很遠,生怕任海身上有什么病,傳染到他們身上一樣。
    任海隱隱有些動怒,但也不好說什么。
    “你瘋了,閉嘴。”另一個人看了任海這邊一眼,連忙將那個人的嘴巴堵住。
    “怎么了,不過是一個下等人,這種垃圾而已。”那個人滿臉不屑,仿佛再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本來就是,這些垃圾,生活在那種骯臟的地方,說是垃圾,都高看了他們這些人。
    “是...”另外那人還沒說完。
    啊!
    一聲慘叫響起。
    剛剛罵任海的那人,直接飄了起來,看著地面,發出了慘叫。
    只見楊藝一只手虛空抬起,眼睛中露出淡然,用力一甩。
    嘭!
    懸浮在空中的那個人,直接撞在不遠處的六層小樓墻上,嘴角溢血,顯然是沒了呼吸。
    “是總司,那可是楊總司。”他旁邊那個人,喃喃道,但這時,已經晚了。
    任海看了楊藝一眼,這就是楊藝那個世界的實力么?無論是能力,還是勢力,都是自己只能仰望的,揮手間便可以決定一個人的生死。
    “怎么?走啊。”楊藝叫了任海一眼。
    “你剛剛,剛剛可是...”話還沒說完,便看見了兩個士兵出現,將那死了的人架走了,甚至沒來跟楊藝說什么。
    當街殺人,果然是上位者,大人物才有的特權。
    “怎么?”楊藝看了任海一眼,覺得有些奇怪,隨之釋然了,對于任海來說,的確有些不可思議。
    “沒怎么,走吧。”任海說完后,緊跟楊藝身后。
    經歷過這短暫的小插曲之后,任海對于信封城里的這些景色,也沒了最初那種驚奇、欣喜了。
    畢竟,他可不想在被別人那樣子說了。
    很快,楊藝就帶著任海到了一個六層小樓面前,小樓的一層,是各種各樣的店面,任海掃了一眼。
    像什么楊氏藥房,百家超市等等。
    看來,這應該就像是集鎮上的那種店鋪,不過看起來更加高級一些,各種精美的裝飾中透漏著一些高貴氣息。
    任海有些眼饞,不過也沒有太多的想法,自己是個小人物,那就要給自己定義好,強行去追求自己不應該追求的東西,大多數時候,都會撞的粉身碎骨。
    楊藝帶著任海走進了楊氏藥房。
    一瞬間,任海想通了,這特么是要帶自己去他家族的產業啊,這樣,跟自己說的消息,才不容易泄露。

本站域名變為  www.fetkj.com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亚洲偷自拍精品视频在线观看